<th id="ukhxb"><option id="ukhxb"></option></th>
    1. <tr id="ukhxb"></tr><strike id="ukhxb"><video id="ukhxb"></video></strike>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陳彧君與他的魔幻拼貼主義

      來源:藝術國際 作者:王凱 2012-09-21

      陳彧君 《儀式032》

      綜合拼貼畫被稱為20世紀最富靈性和活力的藝術形式之一。綜合拼貼畫因為對材料的選擇利用更為多樣復雜,對觀念的表達相較西方傳統繪畫更為充分,因而有自身獨特的優勢。即便如此,在當代多樣的藝術形式中,綜合拼貼所扮演的角色卻并不引人注目。材料的多樣與繁雜,在擴張了畫面的表現張力后,一定層面上卻又成為了阻礙創作的絆腳石,一旦對材料的把握缺乏真正深層次的了解與認識,反而會制約藝術家對主題的表達。

      陳彧君是一位風格多變,作品系列卻異常清晰的青年藝術家。畢業并從教于中國美術學院綜合繪畫系的他,一直執著于自己對綜合拼貼繪畫的熱愛。陳彧君的早期作品對材料的使用相對單純,對于油畫、丙烯以外的材料使用并不多。在他這一時期的“人境”、“守望”、“煙花”等幾個系列中,曖昧的色調與多塊面的畫面構成,讓我們很容易發現其中德國新表現主義的繪畫語言特征。之后的2005年、2006年兩年內,陳彧君陸陸續續創作了一系列名為“江南制造”的作品。在這一階段的作品中,陳彧君固執地選擇了一批觀看者可以廣泛參與,且具備自我定性認知的江南題材作為創作主題。比如將幾乎每個人成長認知中都可能存在的對雷鋒塔、西湖等形象,放置到創作中。在我看來,此一類的命題對創作者來講,是頗具挑戰性且存在風險的,就如同在中國畫的創作中,歷代都會有人表現梅蘭竹菊等一系列題材一樣,將固定存在,且經過無數討論的潛在物象重新介入到當代化的語境中,稍一不慎則非常容易落入泛圖像化和模仿的窠臼中。陳彧君在他的這批“江南制造”中,首先在圖式上很好地把握了自己內心的概念——一種非常態的理念切入創作,并將它們一以貫之地體現在作品畫面中,因而當我們在觀看這一系列作品時,首先吸引我們的是一些似乎被人為擴散化了的圖形,觀看者很難僅從畫面中去捕捉一些常態的圖像,朦朧寫意的色塊隱隱代表了陳彧君印象中的江南氣息,在這些圖像本身與觀看者的視覺體驗兩者之間,一時很難產生直接的共鳴。然而,當我們在腦海中穿插進“江南制造”這樣的字眼并加以思考時,就會漸漸發現這些擴散化的圖像之間所存在的有序的魔幻組合張力,會吸引我們在大片留白的背景上捕捉可以與主題相呼應的元素。陳彧君的“江南制造”系列張張如此,一氣看完后會使觀看者透過作品本身,統籌出一種特殊卻不乏共性的內斂的江南印象。

      “江南制造”系列作品,從最初的紙上草稿,到之后的穩定成型,一個非常典型的特征則是陳彧君對畫面逐漸深入,且愈發純凈的控制。在創作“江南制造”系列的兩年中,陳彧君作品的整體面貌也迎來了直接轉型。這種轉型,體現在他從早期“人境”、“守望”、“煙花”時期的元素重復建構,走向了“世界地圖”系列的魔幻組合。同時也體現出他對創作主題更加開放的理解上,從對傳統人文情懷的自我表現逐步邁向對泛國際的場域下不同文化現象的訴求,特別是在宗教文化、宗教信仰的可能性等問題上。在“江南制造”系列創作的最后階段,陳彧君開始著眼于對文化、宗教信仰以及地域符號的捕捉。

      “亞洲地圖”系列作品共分為兩類,一類是對個體形象的符號化處理,這主要體現在他的小稿創作上;一類是對亞洲元素的空間魔幻整合。在后一類中,他依舊采用了他慣以使用的綜合拼貼手法,將宗教建筑以及其中的拱門、柱式,馬賽克,各國文字,佛與圣母的形象組合在空間中,引導觀看者的視角與文化理解力,伴隨他對畫面的處理而游走。當仔細觀察過陳彧君幾年間的作品后就不難發現,他對綜合拼貼繪畫的理解與領悟,或者說對繪畫構成元素的控制、元素與元素間的搭配能力,在連續多個系列的創作后,越發流露出一種強烈的魔幻氣質,也越發變得游刃有余。

      除卻對繪畫元素的把握和整合能力外,陳彧君創作時所選取的主題往往都是一些宏觀的文化性命題。他調動一切自我記憶和生存體驗中的假想,將本來具體的概念盡量意化。在杭州,似乎幾乎所有的人都無法回避的一個問題就是對“雷鋒塔”的談論。“雷鋒塔”除作為一個建筑實體外,又是一個極強的文化符號。陳彧君曾對我談起他對“雷鋒塔”的認識來自四個方面:讀書時,魯迅先生的《論雷鋒塔的倒掉》;福建地方戲曲中的《白蛇傳》;國立藝專(中國美術學院前身)建校第二年,雷鋒塔因為杭州市民隨意抽取塔身磚塊用于避邪而倒掉的事實;2002年,新落成的雷鋒塔。來自不同時期內,四個方面的信息不斷沖擊著他對“雷峰塔”的認識,使得他在日后的創作中常將此類認識展開,反思很多不同文化現象表面是否存在著更多的含義。從陳彧君對“雷鋒塔”這樣一個很實際的例子的理解,卻能非常清晰地看出到他那種不斷自我撥亂反正的創作態度??梢哉f,區別于很多當代藝術家的創作態度,與他們玩世不恭和無所謂的心態相比,陳彧君選擇了從一種更加嚴肅而深刻的態度切入創作。

      同時,能對創作主題的有如此細膩而持續的把握,很大程度上得以于他對繪畫流派的呈現與對文化現象的熱衷。與那些懂得依托于理論炒作自身創作的藝術家不同,陳彧君對創作理論的態度并不是一味的肯定認同,而是更多地將對藝術創作原理的理解,與自身切實的生活體驗相結合。

      我們曾多次談及藝術家身份的問題。雖然慣以的認識會使得我們常認定,藝術家的造就,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其所處藝術院校,藝術家作品風格特征的形成,也與其接受的藝術教育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然而在我看來,藝術家成長過程中所面對的環境狀況,與藝術家的自身思考、其作品的演變及最終面貌呈現,有著更為直接的聯系。從事當代藝術創作的藝術家,其風格最終體現在作品上,變化多由其生長的地域環境而決定。像北京、上海、四川、杭州、福建、廣州的藝術家,其作品面貌往往會有比較大的區別。也不論藝術家自身是否有清醒而深刻的地域意識,然而其作品最終都會流露出根源性的特征。

      這其中,同陳彧君一樣福建籍的藝術家是讓我最為感興趣的一個群體。像黃永砯、蔡國強等一批當代藝術的先鋒人物就都是出自福建。陳彧君曾跟我講起許多福建的人文習俗。在福建,多數節日慶典上都會出現一些類似巫術的游行活動,而且這種活動在今天依然有著很強的生命力。用陳彧君的話來講,“如果說小時候跪下去祭拜向神像磕頭,還僅僅是一種朦朧意識的話,長大后按理則會產生很多疑問。但即使是平時再堅定的疑問,也都會在拜下去叩拜的一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這種強大的內在力量,自始至終影響并困擾著他,也正是這股力量驅使著他開始了“亞洲地圖”系列的創作。

      在同陳彧君的交談中,對于這一點的認識,他始終秉持著堅定而清醒的態度。這種認識與很多藝術家從未思考過,到底是何種力量驅使著自身的創作不同,他清楚地意識到了生于斯長于斯的他,由于受福建地域下的文化特征影響,創作主題的一再更迭。也正是這種夾雜著傳統禮教情懷與巫術色彩的文化特征,造就了他神秘魔幻的藝術氣質。

      總而言之,對待創作,陳彧君并沒有走討巧取媚的態度,而是從深刻的文化溪流中摸尋那些屬于自己的石塊。即使這些石塊是棱角分明,甚至難以擎起的,但他依然我行我素地執著于此。

       


      【編輯:趙丹】

      相關新聞


      国产玖玖玖玖精品电影,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四,在线精品亚洲一区二区小说
      <th id="ukhxb"><option id="ukhxb"></option></th>
      1. <tr id="ukhxb"></tr><strike id="ukhxb"><video id="ukhxb"></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