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zhuān)業(yè)當代藝術(shù)資訊平臺
搜索

世紀交匯!常玉與吳冠中美術(shù)館級拍品首度同場(chǎng)領(lǐng)銜蘇富比現代藝術(shù)晚拍

來(lái)源:蘇富比亞洲 2020-09-07

本年七月,香港蘇富比現代藝術(shù)拍賣(mài)雄取8.83億港幣的傲人佳績(jì),為年初以來(lái)波瀾起伏的藝術(shù)市場(chǎng)打下強心針;十月五日舉行的現代藝術(shù)晚拍 將再度吹響集結號,聚獻亞﹑歐現代及戰后尖鋒杰作,其中第一波重點(diǎn)拍品以常玉《蹺腿的裸女》﹑《青花盆與菊》與吳冠中《北國風(fēng)光》﹑《桂林景色》最為矚目,亦是常玉與吳冠中首次以美術(shù)館級重磅拍品同場(chǎng)亮相領(lǐng)銜晚間拍賣(mài)。

1998年,吳冠中發(fā)表文章《說(shuō)常玉》,記錄他1948至1949年間在巴黎友人家中遇見(jiàn)常玉,以及對常玉藝術(shù)的分析與評價(jià)。從現代藝術(shù)發(fā)展看來(lái),兩位華人大師當年的交集極具象征意義:常玉赴法于1920年,時(shí)值一次大戰結束﹑中國勤工儉學(xué)的歷史浪潮,象征中國乃至亞洲藝術(shù)的深度現代化;吳冠中赴法于1946年,正是二次大戰結束,中國重啟官派留學(xué)生、神州大地再度易主的關(guān)鍵時(shí)刻,象征美﹑蘇冷戰之前東﹑西方藝術(shù)暢通交流的最后一道窗口。

這兩位分別代表著(zhù)二戰之前與二戰之后兩個(gè)世代的亞洲先鋒,恰巧于二十世紀的中轉年份交匯于世界現代藝術(shù)首都,有如一場(chǎng)歷史性交棒,讓亞洲﹑歐洲繪畫(huà)的融合與新生跨越時(shí)代紛擾,形成持續兩個(gè)世代﹑接近一百年的系統性發(fā)展。本次秋拍,蘇富比榮幸呈獻常玉《蹺腿的裸女》與《青花盆與菊》以及吳冠中《北國風(fēng)光》與《桂林景色》四幅頂尖作品,更是機緣難得。

吳冠中《北國風(fēng)光》

吳冠中《北國風(fēng)光》
1973 年作,油畫(huà)木板
71.7 x 160 公分
估價(jià)待詢(xún)

《北國風(fēng)光》誕生于1973年,乃私人手上最大尺幅的吳冠中改革開(kāi)放前創(chuàng )作的油畫(huà)。藝術(shù)家化用毛澤東膾炙人口的革命詞作《沁園春?雪》,借著(zhù)北方大地雄奇壯麗的冬季景象,抒發(fā)內心洶涌澎湃的英雄浪漫主義;1979年,藝術(shù)家隨中央工藝美術(shù)學(xué)院參與北京首都國際機場(chǎng)的壁畫(huà)任務(wù),即以本幅《北國風(fēng)光》為藍本,創(chuàng )作長(cháng)達六米的巨幅壁畫(huà),展示于機場(chǎng)西餐廳。

《北國風(fēng)光》局部

與本幅《北國風(fēng)光》尺幅﹑精彩程度與歷史意義相近的吳冠中七○年代油畫(huà)巨作,盡皆見(jiàn)諸如故宮博物院、中國美術(shù)館、國家博物館、人民大會(huì )堂等重要博物館與機構典藏,由此益其珍罕無(wú)匹之價(jià)值。

吳冠中《桂林景色》

吳冠中《桂林景色》
1973 年作,油畫(huà)木板
64.2 x 42 公分
估價(jià):18,000,000 - 26,000,000 港幣

1972年底,吳冠中回貴陽(yáng)探望病中岳母,途經(jīng)陽(yáng)朔。當時(shí)雖驟雨連綿,惟他冒雨堅持寫(xiě)生,連夜繪出數幅速寫(xiě)草圖,成為日后桂林主題油畫(huà)創(chuàng )作的靈感。翌年完成的《桂林景色》便是此系列中難得的佳作,作為貫穿其藝術(shù)生涯中長(cháng)達二十年的桂林系列之宏大開(kāi)端。

畫(huà)面在油彩豐厚的層次之上,融入水墨溫潤悠遠的意境美。吳冠中以桂林一帶主題創(chuàng )作過(guò)油畫(huà) 7 幅,唯有《桂林景色》把山村與江景合而為一。作品完成不久后,即被畫(huà)家親手贈予親屬珍藏?!豆鹆志吧凡粌H是對景象的重現,更是滿(mǎn)載藝術(shù)家對生活的真情實(shí)感,以及對未來(lái)的無(wú)盡期盼。

常玉《翹腿的裸女》

常玉《翹腿的裸女》
1950 至 1960 年代作
油畫(huà)纖維板,125 x 95.5 公分
估價(jià)待詢(xún)

常玉《蹺腿的裸女》結合西方裸女與東方山水的藝術(shù)傳統,乃藝術(shù)家1966年于摯友勒維家族別墅舉行人生最后一次個(gè)展之最矚目作品,亦是2004年巴黎吉美國立亞洲藝術(shù)博物館為常玉舉行首個(gè)法國博物館展覽的標志性展品。從勒維家族保存的十多幅1966年勒維別墅展覽照片,可見(jiàn)《蹺腿的裸女》出現次數冠絕全場(chǎng),亦是當時(shí)唯一與藝術(shù)家留有合照之作。

同于此次歷史性展覽登場(chǎng)的《曲腿裸女》,去年于香港蘇富比秋拍即以1億9,800萬(wàn)港幣刷新藝術(shù)家拍賣(mài)紀錄,若以本幅《蹺腿的裸女》與《曲腿裸女》并觀(guān),可見(jiàn)兩者聯(lián)系密切,聯(lián)袂體現常玉壯心不已的創(chuàng )作鴻圖;論尺幅之恢宏,《蹺腿的裸女》更與本年于香港蘇富比春拍以2億5,800萬(wàn)港幣成交之《綠色背景四裸女》庶幾相同,位居私人手上最大尺幅的常玉裸女油畫(huà)最前列。如今巨作鈞臨,勢必為常玉傳奇再添精彩篇章。

(左至右)常玉《曲腿裸女》及《綠色背景四裸女》

常玉《青花盆與菊》

常玉《青花盆與菊》
1950 年代作,油畫(huà)纖維板
91 x 62 公分
估價(jià):50,000,000 - 70,000,000?港幣

常玉一生鐘情繪花,早年的花卉作品素雅淡麗;及至盛年,隨著(zhù)其人生閱歷臻于成熟,色彩越見(jiàn)絢爛、筆意越趨蒼勁。常玉共創(chuàng )作逾 130幅花卉油畫(huà),菊花蔚為經(jīng)典之最,蘊含藝術(shù)家引以自況、托菊言志的深思?!肚嗷ㄅ枧c菊》屬此系列的巔峰之作,亦是極少數仍在私人藏家囊中的青瓷花卉油畫(huà)。

現時(shí)的常玉十大拍賣(mài)紀錄中,瓶花作品穩占六席,當中四幅同為菊花主題,足證市場(chǎng)對于常玉花卉油畫(huà)的殷切渴求。此畫(huà)最初由巴黎著(zhù)名畫(huà)商雷蒙 · 陶本奈(Raymond Toupenet)珍藏,后由常玉主要的藏家尚 · 克勞德 · 希耶戴(Jean-Claude Riedel)購藏,再輾轉回歸亞洲。本作神隱私人藏家手中逾十載后,如今再度面世,誠為藏家爭奪錦菊芳華的難得契機。

留法先鋒 風(fēng)格迥異

(左至右)常玉 ? Andrea Frank Foundation; courtesy Pace/MacGill Gallery, New York;吳冠中于巴黎凡爾賽宮前,1948 年。

盡管常玉﹑吳冠中兩位大師同樣毅行于現代主義之路,其藝術(shù)風(fēng)格卻又因為截然不同的人生抉擇而顯得迥然大異:常玉個(gè)性散逸率真,熱愛(ài)自由與個(gè)人主義,畢生沉醉于巴黎;吳冠中則滿(mǎn)懷報國熱情,矢志以海外所學(xué),貢獻中國現代藝術(shù)發(fā)展。

正如他在《說(shuō)常玉》里指出:

「我覺(jué)得常玉自己就是盆景,巴黎花圃里的東方盆景」

「與常玉同樣敏感﹑與常玉同時(shí)代在巴黎學(xué)習的林風(fēng)眠和吳大羽后來(lái)回到了故土」

1950年,完成巴黎學(xué)業(yè)的吳冠中回到中國大陸,他以身體力行,選擇了與恩師林風(fēng)眠﹑吳大羽相同的人生抉擇。

常玉畢生浸沉于歐﹑美藝壇,處身現代藝術(shù)發(fā)展的最前端,國際視野極為開(kāi)闊,對于西方繪畫(huà)的理解從主題到形式都深刻透徹,是以數其膾炙人口之作,必稱(chēng)裸女與靜物瓶花,此皆西方藝術(shù)的傳統主題,至于來(lái)自其生命與文化根源的中國元素,則見(jiàn)于隱伏作品當中的山水意識,以及去國多年所產(chǎn)生的悠悠鄉情,及至其五﹑六○年代成熟大氣的作品,此種特征尤為明顯。

吳冠中對于西方藝術(shù)研究亦深,對于西方現代主義精神尤其體會(huì )深刻,并藉此作為最重要的參考體系,尋求中國現代藝術(shù)的內在根源與發(fā)展方向;其畢生腳踏神州大地,民族意識深植作品當中。自五○年代以來(lái),藝術(shù)家為避意識形態(tài)之爭,加上中國繪畫(huà)自古崇尚山水,是以一直深耕于風(fēng)景寫(xiě)生,至七○年代迎來(lái)油畫(huà)創(chuàng )作的黃金時(shí)期。

拍賣(mài)詳情

 

香港展覽
10月3至5日
香港會(huì )議展覽中心

現代藝術(shù)晚間拍賣(mài)
10月5日
拍賣(mài)地點(diǎn)將容后公布

 

相關(guān)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