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zhuān)業(yè)當代藝術(shù)資訊平臺
搜索

當代藝術(shù)巨作細賞: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畫(huà)(649-2)》

來(lái)源:蘇富比亞洲 2020-09-30

2020年秋,蘇富比當代藝術(shù)晚拍由格哈德?里希特 (Gerhard Richter) 的《抽象畫(huà)(649-2)》領(lǐng)銜,成為亞洲上拍之最高估價(jià)西方當代藝術(shù)品。此作創(chuàng )于藝術(shù)家抽象巔峰時(shí)期,采用「刮墨刀」為主要繪畫(huà)工具,營(yíng)造出完美的色彩光澤,無(wú)窮無(wú)盡的彼此交融。從畫(huà)作的萬(wàn)千色相到抽象構圖意義,本文帶你細賞此大師巨作。

「刮墨刀」系列的早期典例

《抽象畫(huà)(649-2)》繪于1987年,源自格哈德?里希特最著(zhù)名的作品系列,是系列中矚目驚人的早期典例。在1980至85年期間,里希特創(chuàng )作了多幅風(fēng)格未臻成熟的初期抽象作品;自1986年開(kāi)始,他決意在作品中舍棄所有刻意安排的構圖形象元素與結構,主要傾向以模糊不清的擦刮手法,以及采用「刮墨刀」(squeegee) 來(lái)堆疊顏料。

1
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
《抽象畫(huà)(649-2)》
1987年作,油畫(huà)畫(huà)布
200 x 200 公分, 78 ? x 78 ? 英寸
估價(jià):120,000,000 - 140,000,000 港幣

畫(huà)面上,堆疊的顏料結合成多片橫向色塊,侵入以寬闊筆觸拖曳而成的垂直色條中;一些較為細膩、更具棱角的濃厚色斑在兩者之間縱橫交錯,形成一片扣人心弦的濃彩色域,當中的畫(huà)面元素既相輔相成,又同時(shí)互相抗衡;顏料的飽和色澤,則無(wú)容置疑地為作品賦予了璀璨的閃耀光彩。

2
《抽象畫(huà)(649-2)》局部

里希特在畫(huà)面上涂抹多層珠光底漆,讓作品呈現攝影照片般的效果,在畫(huà)筆與刮墨刀之間發(fā)動(dòng)一場(chǎng)激烈的拉鋸戰,演奏出一首由偶然性、復合層次、涂抹顏料及色彩力量譜成的壯麗交響曲。

于重要收藏的同期抽象畫(huà)

里希特創(chuàng )于1986至1988年的作品均屬重要館藏或知名私人珍藏,足證此時(shí)期的藝術(shù)家抽象作品前無(wú)古人,是他壯闊雄奇的事業(yè)旅程的巔峰成就。

3
4

對50年代抽象主義的大膽否定

5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圖像》,1986年作
300.5 x 250.5 公分? ?118? x 98? 英寸
倫敦,蘇富比,2015年2月10日,拍品編號37
售價(jià): 30,389,000 英鎊 / 46,324,992 美元
? Gerhard Richter, 2020

雖然本作由變化無(wú)窮的萬(wàn)千色相以及發(fā)自色層深處、超越畫(huà)幅以外的寓義交織而成,《抽象畫(huà)(649-2)》本身卻是一種大膽的否定:它否定了馬克?羅斯科、巴奈特?紐曼和弗朗茲?克萊恩所開(kāi)創(chuàng )的超然神圣圖像空間。畫(huà)面上五彩繽紛的色層,保留了先前一再涂抹、擦除、重刷并抹滅的堆疊顏料與并置色彩的隱約痕跡,互相共冶一爐;這種對色相及構圖元素的否定,是里希特對1950年代抽象主義大膽理想的反駁。

波拉克、巴奈特?紐曼和弗朗茲?克萊恩的英雄主義源自當時(shí)的社會(huì )風(fēng)潮,但這種風(fēng)潮現已過(guò)時(shí)。

——引自里希特邁克爾?金梅爾曼撰,〈格哈德?里希特:無(wú)主義藝術(shù)家〉《紐約時(shí)報》,2002年1月27日,無(wú)頁(yè)數

6
格哈德?里希特在工作室,科隆,1989年
Image?? Chris Felver / Getty Images ? Gerhard Richter, 2020

與攝影式圖像的互相平衡

里希特在整個(gè)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所探討的思潮,正是我們現正身處的當下影像時(shí)代。不斷積攢的顏料層凝聚成薄霧蒙蒙的色塊,令人聯(lián)想起模糊不清、半遮半掩的記憶圖像,為觀(guān)眾帶來(lái)與里希特攝影作品相同的認知觀(guān)賞體驗,透過(guò)攝影式圖像、機械性與隨機性,在抽象主義領(lǐng)域上創(chuàng )出另一個(gè)非凡絕倫的嶄新詮釋。

7
格哈德?里希特, 科隆大教堂的窗戶(hù), 2007年
? Gerhard Richter, 2020

在厚重累贅的色層以及充滿(mǎn)動(dòng)感的構圖手法之中,本作流露出內涵豐富、神秘莫測、卻又可以辨識的形態(tài)構想。這種對于形態(tài)解析的持續滅除與否定,引導出一種與自然界相關(guān)的現象學(xué)的形態(tài)解讀?!冻橄螽?huà)(649-2)》所屬的一系列作品令人聯(lián)想到突如其來(lái)的自然現象,例如雨水、土壤侵蝕或從窗外投射進(jìn)來(lái)的光線(xiàn)。雖然里希特最早期的《攝影繪畫(huà)》系列投入了抽象界別,《抽象畫(huà)(649-2)》卻為我們提供了一種現實(shí)的指涉。

8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圖像》,1987年作
兩部,整體:260 x 400 公分? ?102? x 157? 英寸
紐約,蘇富比,2018年11月14日,拍品編號8
售價(jià): 32,000,000 美元
? Gerhard Richter, 2020
9
《抽象畫(huà)(649-2)》局部

《抽象畫(huà)(649-2)》的宏大畫(huà)面上洋溢著(zhù)紛華靡麗的色彩、形體與紋理,是這位在世最偉大畫(huà)家以純粹的表現形式構建的峻巖峭壁。在這畫(huà)幅里,難解莫測的紛繁混沌觸及了異世界之境,讓人瞥見(jiàn)不可思議的超凡景象。堅硬與柔軟、固態(tài)結構與熠熠磷光、攝影式圖像與抽象之間互相平衡,使本作成為里希特抽象巔峰巨作的優(yōu)秀典范。

相關(guān)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