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ukhxb"><option id="ukhxb"></option></th>
    1. <tr id="ukhxb"></tr><strike id="ukhxb"><video id="ukhxb"></video></strike>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尹朝陽“浩瀚史”,對多年前宏大召喚的回應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任帥 2021-02-01

      2021年1月30日,龍美術館(西岸館)開幕尹朝陽個展"浩瀚史",展覽展出包括油畫、水墨、版畫及雕塑等材質在內的四十余件作品,以近期創作的新作為主。

      "浩瀚史--尹朝陽"展廳現場龍美術館(西岸館),2021
      在龍美術館(西岸館)主展廳的開闊空間內,展出了一系列主要創作于近三年的山水風景及心理內化作品,這是一次對跨越自2015年至2020年過往時光的簡短總結,也意味著藝術家個人創作新時代的來臨。
      藝術家尹朝陽和嘉賓在展廳

      尹朝陽為觀眾現場導覽

      開幕當天展廳現場
      告別又似回歸青春傷感 尹朝陽作為中國70后最杰出的當代藝術家之一,曾在90年代就憑借描繪年輕人的青春感傷與現實系列得到了業界廣泛的認可。他的繪畫在中國九十年代末期的具象主義繪畫中具有重要的位置,他將那個時代成長經歷之中的一種個人英雄主義的線索,從社會主義的烏托邦信仰或者革命浪漫主義之中抽離出來,可以成為人們在應對這個日漸平庸和妥協的現實世界的立場與態度。

      在此次展覽中有一組為數不多的人物主題創作《隕石-1-4》,銅板干刻且是獨幅,是尺幅非常大的版畫作品。此組銅板干刻作品目前是在亞洲能做到的最大尺寸,而在創作中也是需要非常大的空間,拿刻刀直接在銅板上劃的,每個版的顏色也都不同。尹朝陽在現場導覽中介紹到這組作品有重回過去的影子,并且在今后的創作會有很大的一部分精力將要重拾這個題材。
      隕石-2-3-4,銅板干刻,2018,250x100cm,版數:獨件,尹朝陽
      隕石-1,銅板干刻,2018,250x100cm,版數:獨件,尹朝陽
      版畫附近是幾件雕塑作品共同構成一塊區域,而此區域正是對人物題材的一個回應。展廳中央是一塊木質雕塑,據尹朝陽介紹這是他很偶然發現的一塊木頭,感覺它非常古典,像一塊人體。把木頭搬回工作室后給它上漆并將中間的部分燒焦。這一塊區域的作品就是要找到一個點去回應對生命不可名狀的東西的思考,換句話說就是生命很脆弱欲望也很脆弱。

      焦點,木頭,2020,31x83x43cm,尹朝陽
      嵩山是面"鏡子" 10年前尹朝陽從當年"青春殘酷"走來,轉眼人到中年,他已不再滿足于青春期那樣由著性子釋放爆發力。中年的心情和氣質,警惕和克制將帶來遠比青春宣泄更復雜也更耐人尋味的精神縱深。2009年,一次偶然的旅行讓他踏入了嵩山的這片山谷,此處眾多的古跡和明朗的氣質在冥冥之中將其深深吸引。接下來十年間,尹朝陽頻繁往返于北京到嵩山的路上。他在千巖萬壑的巖石旁支起畫架,在盤根錯節的古樹下揮動畫筆……如此有別于都市節奏的"隱世生活",也成為他近十年來的創作日常。
      川,布面油畫,2020,220x385cm,尹朝陽
      古樹斜陽,布面油畫,2015,250x1050cm,尹朝陽
      這不禁讓人聯想起那位曾在圣維克多山沉迷流連創作的保羅·塞尚。在這個欲望紛雜繁復的時代,山野自然對于身處當代藝術漩渦的藝術家來說有著不可替代的意義,而尹朝陽就在他的"嵩山"中尋覓到自我精神世界的棲息地。尹朝陽深諳,無論他前往嵩山千百次,嵩山的雄渾壯闊都更古不變,變得永遠是藝術家的心境變化。在他看來,嵩山像是一面"鏡子",能照清自己,審視自己。
      嵩骨,玻璃鋼著色,2020,450x300x50cm,尹朝陽
      藝術家尹朝陽在作品嵩骨前合影
      展廳左側是尹朝陽最喜歡的一幅雕塑作品《嵩骨》,高四米五,寬三米形似一塊石頭。藝術家介紹到這是團隊從嵩山上找到并翻模下來的一塊非常古老的大石頭,在創作時用了很多的技法,上面的顏色反復疊加并洗掉,最后像是在宣紙上渲染。再往展廳的后邊走,是一塊山水題材畫的區域,《龍泉》這件作品藝術家畫了四年,整個畫作非常重,反反復復的畫,厚重的筆觸和堆疊的色彩,通過畫刀留下鑿痕,呈現出表現性的力量。山水題材的作品尹朝陽將它們稱之為"標準件",畫這些風景作品已成為他日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龍泉,布面油畫,2018-2020,220x385cm,尹朝陽

      龍泉作品局部
      但我們不難發現十年間在這些山水畫題材中還是可以找到藝術家的變化,近幾年的山水畫創作,藝術家的手法開始變得輕松、含蓄,并且異常的寫意。藝術家仍然將心理投射運用在山水圖式中,但著重于對中國山水精神的詩意闡釋,它不存在具體的對象,但更直接地表達和回味山水精神。近年藝術家所創造的圖式強烈而簡單,但力圖將迥異的趣味、真與幻的流動界限凝聚在習以為常的大寫意手法中,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我們在超現實的心理山水中仍然會發現可居可游的房屋或廟宇。
      秋山,布面油畫,2020,385x220cm,尹朝陽
      夏山,布面油畫,2020,385x220cm,尹朝陽
      曙山,布面油畫,2020,130x180cm,尹朝陽
      浩瀚史的宏大召喚 一進入龍美巨大的展廳,呈現在人們面前的是本次展覽尤為引人注目的,與龍美術館開闊展覽空間展開對話的、數件長度跨越7米的巨幅水墨組畫《浩瀚史》,正是對本次展覽名的回應。這是藝術家引以為傲的對場面空間的巨大控制力,也是氣勢磅礴的山水風景的繪畫展示,是對空間與心理的雙重駕馭,亦是對自我創作"有效射程"的反復驗證。

      浩瀚史,紙本水墨,2020,495x195cmx7,尹朝陽
      尹朝陽介紹到這次的水墨作品于他而言是個驚喜,對水墨畫的要求也終于達到了跟油畫的標準相匹配的程度。水墨也更加貼近、符合我們的氣質,但是這些水墨作品一看就是符合這個時代的東西,無論用的是什么方法。在《浩瀚史》的背后,是另外三幅水墨作品《虹》、《丹崖玉樹》、《高山崩云》,這三幅作品是完成《浩瀚史》后的乘勝追擊。這些水墨作品有著中國傳統繪畫罕見的奔放色彩,有著煙花般絢爛壯觀。
      左一:虹,紙本水墨,2020,495x195cm,尹朝陽
      中間:丹崖玉樹,紙本水墨,2020,495x195cmx2,尹朝陽
      右:高山崩云,紙本水墨,2020,495x195cm,尹朝陽
      在水墨的作品中體現力量和強度以及心理上飽滿程度是不太容易的,事實上,藝術家通過這個展覽想要說的是用盡各種媒介之后,完整的呈現出來的個體處在這個階段的思考,包括借助藝術提供出的能量和反抗,是一個個體所能做到的提升和回應。尹朝陽在前言中寫到"在我看來,藝術的功能無非兩個,超拔和拯救。一方面,每個人都深陷其中的這個世界并不完美,我可以深切感受到藝術所攜帶的那種無與倫比的修補功能;另一方面,經由人生所必然遭遇的苦痛和磨煉后的藝術也應該有不同的樣子,這個過程事關拯救。"

      (圖片建議橫向手機觀看)

      浩瀚史-極晝,布面油畫,2020,300x1100cm,尹朝陽
      于2020年完成、亦是展覽同名作品的《浩瀚史-極晝》與《浩瀚史》遙相呼應,是近年來藝術家嘗試的群像與風景并置的最新試驗,也是一件突破自然風景限定的開拓之作,這件準備了兩年之久的長篇作品中,畫中人物在俯仰之間目睹著新宇宙的綻放,漩渦帶來奇幻與動感,展示出迷人的誘惑,象征著未來的光明。

      浩瀚史-極晝局部
      除了尺寸恢弘巨大的作品外,本次展覽中精心呈現的小尺幅作品和多媒介、多材質的融合則展示了藝術家尹朝陽在語言上的多面性,并在其中達成著個人風格的統一。一方面,多元的語言和尺幅形成著藝術家創作中"收放自如"的創作節奏,為整個展覽鋪陳出層次豐富的呼吸感,另一方面,在多樣的媒介間藝術家也同步著濃郁的個人氣息,在藝術家"科班出身"的版畫制作中、在藝術家前追古人的水墨嘗試中、在藝術家解構重組的雕塑創作中,屬于七零后一代中國藝術家的氣質、精神與使命感縈繞于作品之間,隱約可見的是開拓邊界的欲望、持續樂觀的革命精神、粗暴的拆解與強悍的重裝。
      秋景,布面油畫,2019,46x53cm,尹朝陽
      雪景,布面油畫,2019,46x53cm,尹朝陽
      江景,布面油畫,2019,46x53cm,尹朝陽
      青綠,布面油畫,2019,50x60cm,尹朝陽
      尹朝陽在曾經的文章中寫到"繪畫的命運被改變過嗎? 事實證明,大部分的被稱為革命性的舉動都有些言過其實,少數天才人物會在某個時段沖刺在前,進而被追趕、模仿、遺忘,大部分的時候他就是行為本身。對每一個繪畫者而言:"我畫,故我在。"在經歷了如此特殊的2020年,我們期待著新的一年尹朝陽會帶給我們更大的驚喜。
      異形,木頭、鐵、瀝青,2019,115x110x188cm,尹朝陽
       
      99藝術網專訪藝術家尹朝陽   99藝術網:首先恭喜尹老師的展覽順利開幕,能先給我們介紹下這次展覽的名稱"浩瀚史"為何取名如此宏大呢? 尹朝陽:這個名字是五年前的某次靈感小宇宙爆發的產物,代表了某種自我暗示吧!本身藝術就需要不斷地打破這種邊界和更新,這算是幾年前對未來的一次宏大的召喚吧!
      尹朝陽及嘉賓合影
      99藝術網:2020對所有人來說都是非常特殊的一年,這一年您創作了非常多的作品,請問這一年您在創作中和往年是否有些不同呢?而這次作品展覽是否意味著您個人創作新時代的來臨呢? 尹朝陽:我不能確定這是不是個人新時代的來臨,但我可以確認這將是新的開始。2020年的特殊性是世界性的巨大改變,但對個人來說需要回歸到日常。即每一天的自我更新。這一年巨大的工作量更像是用某種積極的方式回應這種巨大的事件之年。
      尹朝陽及嘉賓合影
      99藝術網:我覺得尹老師作品的取名都很有意思,不看畫的話會以為是中國傳統繪畫,例如:隔江山色、青綠江山、江岸圖、太室金壁等等,想問下尹老師給作品都是如何取名的呢? 尹朝陽:作品的名字經常是隨機取的,但過去十年有些作品是直接從傳統繪畫獲取的靈感,對我來說,這些名字下面給出個人化的新的解讀是最重要的。 99藝術網:"傳統"是否對您產生了影響呢? 尹朝陽:傳統的影響顯而易見,比如要形神兼備、人書俱老等等。但對我來說,"傳統"更像是先天無可選擇的某種基因,并非一成不變,它需要通過后天的努力來進行某種突變而完滿。 99藝術網:極晝那件作品,長達11米,看起來非常的壯觀和恢弘,里面出現了很多的人物形象,感覺象征意味非常濃,能給我們講講這件作品么? 尹朝陽:《極晝》是這幾年大畫工作計劃里的一個產物。也算是我對自己過去這幾年工作狀態的一次小結。它應該具有某種包容的、激動人心的和無法用言語說明的氣質。它回應的是某種人類對終極問題的渴望和描述。
      尹朝陽及嘉賓合影
      99藝術網:最后想問問尹老師,在2021今年的話有無新的展覽或是創作動向呢? 尹朝陽:今年會有兩個美術館的展覽,可能春天會發布消息。至于工作,我希望能有更貼切的作品出來,回應所謂的天命之年!

      文中圖片感謝藝術家及龍美術館惠允

      相關新聞


      国产玖玖玖玖精品电影,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四,在线精品亚洲一区二区小说
      <th id="ukhxb"><option id="ukhxb"></option></th>
      1. <tr id="ukhxb"></tr><strike id="ukhxb"><video id="ukhxb"></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