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ukhxb"><option id="ukhxb"></option></th>
    1. <tr id="ukhxb"></tr><strike id="ukhxb"><video id="ukhxb"></video></strike>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陳彧君:感受內心生長的原始力量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琦曄 2021-02-03
      “隨意的雨滴滴落,隨意的種子灑下,隨意的肥料堆疊,我們更應關心生發的那一刻,那就是生長的意念?!睘榱嘶貞^去一年全球面對的混亂變局,陳彧君將展覽“生長”的起點設置在一座根據龍美術館空間特制的巨型屋邸中,通過營造新舊并陳、興衰交替的矛盾氛圍,從而對當下的社會文化情境作出隱喻。

      “生長——陳彧君個展”現場,龍美術館(西岸館),2021年,攝影:張宏,圖片由陳彧君工作室提供。
      展覽從1.31至5.9,隨著展期的推移,展品也會隨之變化,通過與各領域創作者們合作完成的跨界實驗,藝術家試圖打造一個生長式、多元化的展覽。 長約22米的復刻景觀《木蘭溪》將整個展覽串聯,筑起一道綿延而流動的特殊風景。2007年,陳彧君和哥哥開始創作《木蘭溪》裝置,對陳彧君而言,木蘭溪是母親河,更是他創作的參照,從莆田、杭州到上海,地域的變遷讓他明白人要知道自己從哪兒來,一如他尋找自己創作的源頭。
      “生長——陳彧君個展”現場,龍美術館(西岸館),2021年,攝影:張宏,圖片由陳彧君工作室提供。
      與展覽同名的水墨拼貼系列“生長”首次以陳彧君自己的紙本水墨作品為基礎,縱橫交錯、斑駁離奇的拼貼肌理深刻體現了陳彧君的抵抗精神,他有意打破或消解當代藝術系統中主流創作領域與大眾創作領域之間的隔膜,培育一片嶄新的“生長”土壤。
      “生長——陳彧君個展”現場,龍美術館(西岸館),2021年,攝影:張宏,圖片由陳彧君工作室提供。

      問&答

      Q1 99 藝術網:您一直強調“生長”的概念,在本次展覽中您是通過什么方式表達“生長”的呢?
      陳彧君: 這與2020年的大環境有關,疫情不僅給個人,也給全球各個行業都帶來巨大的沖擊和影響,所以當時在確定展覽主題的時候,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強調“生長的意念”,即生發的那一刻 。就好比你從一個階段切換到另一個階段,從一個時代進入到另一個階段,需要做一些改變和調整,但對我而言,調整的結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有自我切換和調整的意識,用新的視角、理念去看待新的時代和新的狀況。 大家進入展場,可以感受到時間和空間的不同,比如第一個展廳設置來三個改造空間,類比我們祖國改革開放的幾十年,我們所經歷、所向往的所有,包括物質和精神的追求;經歷過后,暮然回首突然發現我們曾經追求的生活瞬間被抹殺了,就好像展廳的浴缸,金光閃閃地存在于廢墟一般的空間,我希望大家看到后,是否能去反思一個問題:我們為什么要生長? 如果現在很好,未來也很好的時候,其實不需要生長。其實在我看來現在很多行業都出現問題,回到個人的價值觀和理念,包括整個社會,都變得比較復雜,我內心希望看到萬事萬物在一個新的土壤里,我的作品表達的也是“不同的空間是在不同土壤里的一種元素”,人進來以后可以去思考為何要生長改變?未來是什么?所以我把整個展覽設置成拼圖一般,各種碎片在不同的空間里擺放。生長是每個人自我的生長,它不是說我生長成為什么樣,而是說我期待生長成什么 。開玩笑地說,我們以前會說長成大樹是好的,但可能在新的時代,長成小草就是好的,我們需要把每片土壤都松動,就好像把固有的理念和價值觀擺平。

      “生長”徐曉偉,雙頻4K錄像(有聲)

      “生長——陳彧君個展”現場,2021年,龍美術館(西岸館),上海,攝影師張宏
      Q299 藝術網:水墨拼貼是您作品重要的表現形式之一,為什么會選擇這樣的作品形式,這是一種必然還是偶然?對您來說有什么特殊意義嗎? 陳彧君: 簡單來說,拼貼對我來說是一種下意識,在少年時期追星的時候,我會把明星的海報或者畫刊剪下來和喜歡的場景拼在一起,塑封之后就同框了,我最早的拼貼作品就是這個,那個時候只想把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匯聚在一起,讓他們共存在一個空間。后來考上中國美院,我的專業剛好是第一屆綜合繪畫,它和國油版雕不一樣,是通過各種媒介、現成品,通過嫁接,把材質、中西方不同的藝術語言交融在一起,那這種方式就好比拼貼。打個比方,你的線條可能是中國的,色彩可能是偏西方,但是要把它們并存在一個畫面中,找到彼此或者自身的和諧。 我是76年生人,成長過程就是就像不同階段的拼接,我對80年代的記憶雖然懵懂,但真實地感覺到社會的變化,從南邊吹來商品經濟的實業感、誘惑感很明顯,90年代又是一個新的社會階段,到現在互聯網時代,每年都在改變,所以在成長過程中,對我而言,每個階段都很重要,你不能說我只懷念某個特定的階段,或去判斷它的好壞,每個階段都是人生實實在在的經歷,有著深刻的烙印,當我要表達自我的時候,我沒辦法把各個階段割裂開來,我的人生好像就是各個年代的拼湊,好比空間里不停疊加的碎片。 藝術是承載夢想和現實的最重要的平臺,當現實因為變化太快而無處安放時,拼貼對我來說就是人生的理念和觀念。我們的人生,時間和空間最后都會在你腦子里拼接起來,那個對我來說才是真實的,它就是交錯的,當我們在描述記憶的時候它是不純粹的,一定夾雜著現在的感受,拼貼是復合式且不可控的。比如報紙和雜志,它代表了那個時間段的信息碎片,它不代表你,代表了別人和那個時代,某個地方發生的事情,當把它們放到作品里的時候,作品的維度就變寬里,嚴格意義上,我是用一種邀請制,把社會上不同的信息請進來,而不是我去創造。 “生長——陳彧君個展“現場
      “生長——陳彧君個展”現場,2021年,龍美術館(西岸館),上海,攝影師張宏
      Q399 藝術網:在地性是您最初找到自我的坐標,從莆田,杭州到上海,地域的變遷對您“自我意識”和創作有著怎樣的影響? 陳彧君: 2017年我在上海做了一個展覽——故土不鄉愁,那時候我就不想提“鄉愁”了,因為鄉愁可能是個體和故鄉遠了之后,因為距離開始思念,讓人覺得以前的東西都是美好的,但我想把這種元素消弭,所以叫“不鄉愁”??陀^地去看這個時代,所有東西都在改變,對我來說,唯一不變的是你要知道——你從哪里來? 至于怎么變,變到什么程度,將來在哪生活,都是不可預測的。就好比我的口音,受到不同地方的影響,最后變得很特殊,這都和經歷有關。 看作品要看它背后的藝術家,我現在的觀念就是我是什么人就做怎樣的藝術,不同的階段做自己喜歡的作品,最后總會找到一個讓你感到自如的通道。就好比口音,受影響是肯定的,但主觀上你不需要去為此改變些什么,因為在全球化浪潮中,最需要提防的就是所有東西都被標準化,每個人應該帶著自己的口音和風味,明白自己從哪里來,將來這個世界還會留存原有的基因,否則就會被同化。
      “生長——陳彧君個展”現場,2021年,龍美術館(西岸館),上海,攝影師張宏
      Q499 藝術網:木蘭溪對您而言有什么重要的意義?2020 年重返木蘭溪您又有哪些新的感受? 陳彧君: 我居住的村莊是整條木蘭溪唯一一個沖積島,所謂沖積島簡單來說就是因沙子沖積而形成的島,現在回想起我的童年很幸??梢耘c自然為伴,但現在因為建筑等工業化原因,泥沙流失,但現實不會因你的喜好而定。木蘭溪對我的重要性第一是我生活的記憶和木蘭溪有關,第二木蘭溪給了我視覺上的框架,一條河流從莆田,匯入大海,它像是母體,但有千百個面向。創作的時候我并不是在表現木蘭溪本身,它像一個鏡面,照射的是湖岸的每個人。在城市我們有時候會找不到坐標,這條母親河讓我有了參照物,找到了創作的源頭。
      “生長——陳彧君個展”現場,2021年,龍美術館(西岸館),上海,攝影師張宏
      Q599 藝術網:莆田當地政府曾委托您改造家鄉,如今的木蘭溪和您當初預想的是否有落差? 陳彧君: 藝術家可能會在工作室想象這個世界,并把這種模式代入到現實社會,這其實是不成立的,但不是說沒有價值,這需要時間。當初政府提供了一個契機,但一是我沒有這個時間和足夠的精力,二是當真正回到家鄉,除了用記憶去想象,還要面對很多的現實,不同利益方的訴求和你是不同的,并不是說不好,只是每個人的立場不同,一開始也會難以接受,因為自己是真誠地面對自己的故鄉,但后來也慢慢理解了這是一個公共性的項目。通過這件事情,我也在慢慢理解現實,對當下的社會產生了新的認知,這其實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我很警惕藝術家用工作室這面鏡子來照自己 ,我們應該推開大門,用社會這面鏡子來照個體,這個時候藝術可發揮的作用會更大。2020年回到莆田做重返木蘭溪項目的時候,我反而會退一步去看待它的變化,有時候事情順利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因為最害怕的就是你自己都還沒搞清楚,一味地自我肯定,以致于看不到后續的問題。
      “生長—陳彧君個展”現場,2021年,龍美術館(西岸館),上海,攝影師張宏
      Q699 藝術網:與其他領域的創作者們完成的跨界實驗,對您來說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對您的今后的創作有哪些影響? 陳彧君: 今天的藝術應該是“大藝術”,當今對藝術感興趣的人很多,受眾和藝術之間需要搭建橋梁,但無形中當代藝術設了一個高門檻,我希望今天的藝術概念能變大,可以包容大眾,因為藝術最重要的不是媒介和內容本身,最核心的是觀念和思想,它是流動的,是需要交互的,而不是我們從前認為的經典主義。藝術家只是一個起點,拋出一個想法,在這個時代形成一種滾動 ,最后會滾成一個有意思的雪球,每個人通過這個雪球去想象自己的東西。這兩年我會去做跨界和嘗試,和不同的人接觸交流,做不同的項目,藝術家不僅僅是做自己的基礎工作,更是打開社會的門,進入到群體里,形成一種共鳴,回應個體和這個時代的關聯性和拉扯感。 跨界之后,很多創作習慣會隨之改變。在這個時代,一方面我們被各個行業的高墻束縛,但另一方面行業之間又有無形的空隙,在思想上是各自流通的。這些都是養分,但養分不一定都會被吸收,只是提供了一片全新的土壤。在新的階段,不要刻意經營所有東西,要學會打破固有的觀念。 “地平線” Aslan Malik 3K錄像(有聲)

      相關新聞


      国产玖玖玖玖精品电影,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四,在线精品亚洲一区二区小说
      <th id="ukhxb"><option id="ukhxb"></option></th>
      1. <tr id="ukhxb"></tr><strike id="ukhxb"><video id="ukhxb"></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