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ukhxb"><option id="ukhxb"></option></th>
    1. <tr id="ukhxb"></tr><strike id="ukhxb"><video id="ukhxb"></video></strike>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尹朝陽:繪畫之力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Alien 2022-11-01

      2022年11月5日,“尹朝陽的繪畫課”將在成都k空間展出,其中會展出藝術家尹朝陽的最新創作及近年代表系列。在此之前,99藝術網和K空間的創始人楊凱也與尹朝陽展開了一次關于藝術創作的對話。

       

       

      楊凱:嵩山系列已經有十余年的時間了,你最大的收獲是什么?

      尹朝陽:從20多歲開始一直到40歲左右,我一直在自己的創作中探尋著更多的可能性?,F在看來當時決定開始創作嵩山系列也是一種必然,就是要做一個與自己生活的地方和傳統文脈相關的系列創作,于是就開始了。

      楊凱:是什么契機促使你從早期《青春殘酷》系列中的人物轉向風景創作的?

      尹朝陽:我認為就是一個人自然而然的沉淀和成熟過程。每個人都不可能走回頭路,如果說現在能夠重新再來一遍的話,我相信我可能會刪減掉更多的東西,但是人生沒有重復,所以我盡可能地在進入每個新的系列創作中之后選擇相對的單純。我是那種一旦決定做就會全線壓上的性格,所以在不同的系列中都會體現出一種來自內部的爆發力。

      《晴秋》木板油畫 52x73cm 2021年

      楊凱:有一篇關于您早期作品的評論中曾提到“一個天生的藝術家和一個天生的罪犯極其相似,他們就像一把鋒利的雙刃劍,內心與現實時刻處于一種緊張的敵對關系,一觸即發。”,你認可這種評述嗎?您認為創作和現實之間的關系是怎樣的?

      尹朝陽:我覺得藝術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我會時刻都處在某種狩獵的狀態之中,內心保持一種警覺的態度,隨時捕捉自己內心的波動與變化,并在某個合適的點上將其拿下。

      對于你剛才引用的這段話,我現在已經沒有什么意見了。它發生了并且就在那里,至于“罪犯”之類的比喻有點兒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味道。只是我現在并不太喜歡用出格的言語,而是真正去做,用行動去說話!

      《紅色背景》布面丙烯 40×40cm 2022年

      楊凱:你的嵩山系列作品,猶如刀砍斧劈一般的剛勁有力、色彩鮮艷,這種表現方式跟你北方漢子的陽剛性格有關嗎?還是針對當下學術現象、社會問題的另有所指?

      尹朝陽:我覺得除了北方漢子的陽剛之外,我內心深處有特別柔軟或深情的一面。剛勁與細膩是互為因果的,很多人只是看到了我繪畫中那種蒼勁和激烈的一面,而我相信任何堅毅和有力量的東西都需要有特別敏感的心靈才能去感知和掌控。只是說我的創作表達并沒有陷入到風花雪月的情緒之中,而是更傾向于大漠孤煙的滄茫感覺。

      《秋潭》 布面油畫 250x350cm 2022年

      我不會刻意地去反映某個事件或現象,這種反映現實的報道是專業的媒體該做的事情,而藝術就應該干藝術擅長的事。在藝術作品中所折射出的那一部分現實,其實是來源于藝術家心靈深處的感知狀態,比如說經常出現在我作品中粗糲感,甚至是撕裂感等等,均是內心中復雜情感的外在表達,這種情感是不可以用語言來準確描述的,而這也是繪畫的魅力所在。

      《烈日梵高》200x150.5cm 布面油畫 2022年

      楊凱:在你的風景繪畫中,既能看到中國傳統山水的意境,又能看到源于西方的完整色彩表達,針對當代新繪畫,你想構建什么樣的獨特視覺藝術形象?

      尹朝陽:對我來說,四十歲之前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現在回頭看自己之前的作品,感覺是既陌生又親切,我會在看到某一張畫的時候復原出當時自己的樣子,有時候很傻B,有些時候又很意氣風發,每個不同的側面都是真實的你。在創作上我始終遵循的原則是:這個東西一定要打動我,我才會去畫它;如果對它沒有感覺,我寧可不做。每個系列創作的開始,都是源于內心的真正熱愛。

      《山水》布面油畫 200x200cm 2022年

      另外,在我的書架上,東方和西方的書籍各占據著半壁江山。我想無論是古代的還是現代的,它們都是立在我們所有人面前的一堵墻,你要做的就是怎么去穿過這面墻。而在眼前這個階段,我覺得我找到了一種屬于自我的表述方式和獨特的畫面質感,這種質感正對應著我現階段的情感、好惡和價值判斷等等。

      《綠色背景的肖像》布面油畫 72.5×53.5cm 2022年

      楊凱:近年來你每年都會創作一幅超大尺幅的作品,是出于什么原因的考量?

      尹朝陽:前些年碰到一位前輩時,他很語重心長地對我說:“朝陽,你要趁著年輕多畫點兒大畫兒”,這跟我那段時間的想法不謀而合,后來我就回去訂了一批大框子。當然這并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我想趁自己還力所能及的時候,去做一些更有挑戰性的事情,包括內容和尺幅上的擴展等等。

      我希望現在的自己能夠給未來的自己一個交代。在這個階段我并沒有退讓,我拼盡全力地去做藝術:那種酣暢淋漓的狀態、挑戰自我的暢快和殺伐決斷的強大執行力等等,都會讓我有種不枉此生的感覺。

      《藍山》 布面油畫 200×180cm  2021年

      楊凱:你研究塞尚、畢加索、梵高、培根,又喜歡研究中國宋畫、佛像、書法,這對你的繪畫創作有什么啟發、幫助、借鑒?

      尹朝陽:你提到的這些藝術家和作品,是東西方文化藝術史中留存下來的最好的東西。我喜歡去接受這種最牛逼的傳統,并用它們來抵御當下操蛋的現實所提供的大量視覺垃圾,我覺得它們能夠起到一種非常強大的校正作用。

      我舉一個例子,現在的我可以花很長的時間去反復觀看一件古董;但看到很多當代人做的東西時,卻常常覺得惡心。我現已經過了勉強自己去接受新東西,并努力去討好年輕人的階段,我討好自己就可以了,而我討好自己的方式就是為所有這些牛逼的文化和視覺遺產鼓掌。

      《習作2》 紙本色粉  76×52cm 2021年

      楊凱:你不但研究古代書畫、近現代名家作品,當代藝術家作品,甚至還收藏了很多佛像作品,古代、近現代、當代藝術家作品,你收藏有自己的線索嗎,有個人偏好嗎?

      尹朝陽:收藏對于我來說完全是基于另外一個側面的考量。首先,是通過對物的態度,可以檢驗自己某個階段的狀態,包括自己在當時的綜合能力和認識水平等等。這中間又可以分為不同的階段,比如說對古代藝術品的收藏,如果你不花大價錢是很難取到真經的。

      《夏山》木板油畫 50.5x61cm 2021年

      第二,從更早的前輩一代身上可以看到(如徐悲鴻、張大千等),他們在自己的青壯年時期已經有明確的收藏意識了,這種意識也表明了他們對于藝術史的某種態度。換句話說,就是收藏決定了你的境界。我的收藏中有一部分是跟我同時期或當代的藝術作品,我也買到過很精彩的作品。我始終認為,你對別人的認可程度決定了你的寬度,這需要你跨過自己內心的那道防線,這道防線就是對別人才華的認可。

      《習作3》 紙本色粉  76×52cm 2021年

      最后,對物的那種控制欲和占有欲,在我過了50歲之后開始明顯地減弱。我開始覺得可以跟自己講和了,再沒有任何東西是我一定要得到它或受制于它的。當然這也是一種妥協的結果,就是你老了,不再會不顧一切的把所有雞蛋都裝到一個籃子里去,這是很正常的自然規律,一種跟自己和解的過程,但是我認為這個過程非常重要,因為它重新塑造了你與世界的關系,并走向了一種更理性的狀態。

      楊凱:在近年的人物題材中,針對美術史中的人物梵高作為圖像創作題材,你是出于什么樣的考量?

      尹朝陽:我現在是把梵高當做靜物來畫的,對我來說他有點兒像八大筆下的一條魚、塞尚畫中的蘋果或是元人的一棵樹等等,他是一個與靜物類似的視覺圖像。

      梵高也是我給自己出的一道、關于人物視覺形象塑造的測試題。因為他的視覺形象太經典了,具有非常高的辨識度,想要從中找到新意本身就是個挑戰。而塑造梵高也是我給自己設定的一個小課題,這個課題是我回歸到人物階段的一個開始。

      《江景》木板油畫 50x61cm 2021年

      楊凱:你曾說“把人當風景畫,把風景當人畫”,好像很符合中國傳統的“天人合一”的理念,跟西方當代繪畫有何不同?

      尹朝陽:說實話,我沒想過“天人合一”之類的宏大概念,對我來說它就是一個階段性的課題,而且這個課題我覺得自己完成的還不錯。因為任何一種強大的動力或感染力,它在最開始的時候都是最單純或簡單的起心動念,在當時我覺得把風景當人畫,實際上是我用自己的處理方式,在畫布的空間上投射著自我對于整個世界的認知,而不只是某個人或某段風景的表象。

      楊凱:近年你的創作力很旺盛,作品數量,尺幅體量都很大,展覽活躍度很高,你也很敬佩那些畫了一輩子還在持續創作的藝術家,你覺得是什么東西在推著藝術家持續向前走?怎么保持旺盛的創作激情,而不躺平?

      尹朝陽:我喜歡很多藝術史上的大師,在創作上都特別真誠且投入,我也會在自己的創作中體會到那種互通的、亢奮與專注并存的狀態。而且我是一個很擅長管理自己時間的人,我對待自己的工作從不惜力,也足夠投入,我很享受這個過程。我認為這個世界上最讓我感到陶醉的事情,就是能夠把我內心中很多無形的東西(如沖動、微妙的感覺變化等等)還原到畫布上。

      《烈日梵高》布面油畫 150x130cm 2021年

      我并沒有因為年齡的增長,而在創作上有激情減退的感覺,這一點我覺得還不錯,當一個想法在頭腦中浮現出來之后,我仍有強烈的沖動想要馬上去工作室里將它實現出來。

      楊凱:未來幾年你有何新的研究課題和創作計劃?

      尹朝陽:談未來始終繞不開過去所帶來的影響。

      如果回過頭來看自己過去二十多年來走過的路,我可能會刪掉其中的一部分?但說實話我應該不會刪掉,因為我要看到自己踩過的坑、掉過的懸崖和繞過的彎路等,我認為這就是人生。從這點上看,我也能理解很多人到晚年時會把很多畫燒掉,就像抹掉證據一樣,但是我認為那是自欺欺人,我只能說我的方式是要直面人生中的不完美。

      《雕塑》 石頭 60×31×28cm 2022年

      我現在不會花很多時間去等待,比如說我從來不會等待靈感來臨,因為只要你活著,在不斷接收信息的過程中,靈感在任何時候都會不斷地生長出來的,藝術家必須每時每刻都在處理這些信息和靈感,所以我太不會為今后做一個特別明確的計劃,但是我有一個大的方向,就是我希望在眼前工作的基礎上,給創作向前推進以更多的能量,這些能量是跟我當下的內心感受相吻合的。

      《彩色的形狀》 松木 65×40×90cm 2019年

      相關新聞


      国产玖玖玖玖精品电影,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四,在线精品亚洲一区二区小说
      <th id="ukhxb"><option id="ukhxb"></option></th>
      1. <tr id="ukhxb"></tr><strike id="ukhxb"><video id="ukhxb"></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