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zhuān)業(yè)當代藝術(shù)資訊平臺
搜索

鮑棟:“北京當代”強調的是像光譜一樣豐富的“本土性”

來(lái)源:99藝術(shù)網(wǎng)專(zhuān)稿 作者:王姝 2024-05-21

第六屆“北京當代·藝術(shù)博覽會(huì )”于2024年5月23日至26日于全國農業(yè)展覽館的11號館舉辦,其中5月23日至24日為貴賓預覽日,5月25日至26日為公眾參觀(guān)日。

在2023年的“重聚”之后,今年的北京當代以“凝聚”為主題,把全城、全國及至全世界各地的藝術(shù)力量聚合在豐富與立體的在場(chǎng)形式中,與大家共享一個(gè)紛呈的“藝術(shù)世界”,共度一段精彩的“北京時(shí)間”。

在今年的“北京當代”開(kāi)幕之前,我們采訪(fǎng)了北京當代·藝術(shù)博覽會(huì )藝術(shù)總監鮑棟,請他談?wù)劷衲辍氨本┊敶钡淖兣c不變。

鮑棟

策展人、北京當代·藝術(shù)博覽會(huì )藝術(shù)總監

Q

今年“北京當代”的主題定為“凝聚”的原因是什么?如何在當下的文化、藝術(shù)環(huán)境中解讀這個(gè)主題?

鮑棟:?去年“北京當代”的主題是“重聚”,原因大家都知道。在定今年的主題的時(shí)候,我們考慮要保持一定的延續性,“凝聚”的含義,我覺(jué)得首先,一個(gè)藝博會(huì )最關(guān)鍵的作用是聚合力,要有能把大家聚集起來(lái)的能量。

第二,今年在“北京當代”同期,北京藝術(shù)圈有個(gè)很大的特點(diǎn)——整個(gè)北京凝聚起來(lái)了。畫(huà)廊周北京、JINGART藝覽北京也同期舉辦,形成了北京藝術(shù)季。以此為契機,在時(shí)間上大家也凝聚起來(lái)了。這也是“凝聚”的一層含義。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18年現場(chǎng)

Q

本屆北京當代將提升內容的豐富性和包容度,在一個(gè)追求差異化和獨特性的時(shí)代,打造一個(gè)以豐富性和包容度為特色的藝博會(huì )品牌是出于什么樣的策略?這與北京地區的藝術(shù)市場(chǎng)和創(chuàng )作生態(tài)有著(zhù)什么樣的關(guān)聯(lián)性嗎?

鮑棟:?“包容度”一方面代表了一個(gè)藝博會(huì )要有一定的規模。藝博會(huì )這種形式可以追溯到1850年的萬(wàn)國博覽會(huì )。1855年,在巴黎舉辦的第二屆萬(wàn)國博覽會(huì )里開(kāi)始有了藝術(shù)單元。藝博會(huì )與一般的展覽和活動(dòng)的不同之處在于可以讓參與者和參觀(guān)者在集中的時(shí)間內感受到藝術(shù)生態(tài)的全景。沒(méi)有反映藝術(shù)的全景就不能叫藝博會(huì ),這是藝博會(huì )的底層邏輯。

除了具備規模之外,還要有各個(gè)藝術(shù)生態(tài)層次的豐富性。豐富性指的不僅僅是數量,更是層次。中國當代藝術(shù)的文化地層很復雜,這也決定了藝術(shù)生態(tài)具有豐富的層次。在“北京當代”中,我們有聚焦新媒體、數字藝術(shù)的“數置單元”;也有水墨藝術(shù)和傳統媒介作品;有功成名就的老藝術(shù)家,也有嶄露頭角的新銳藝術(shù)家;有著(zhù)幾百萬(wàn)美元的作品,也有幾千人民幣的作品,這些都體現了生態(tài)層次的豐富性。

今年,我們不止于聚焦內場(chǎng),還在外場(chǎng)積極與整座城市發(fā)生關(guān)聯(lián)。所以,今年我們有針對性地設置了很多外場(chǎng)活動(dòng)和路線(xiàn),包括美術(shù)館特別活動(dòng)、藝術(shù)家工作室探訪(fǎng)、在拜拜迪斯科舉辦的after party等。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19年現場(chǎng)

Q

今年的“北京當代”與往屆相比,有哪些值得期待的不同點(diǎn)?

鮑棟:?我們今年在內場(chǎng)展位空間結構上做了一些調整。去年那種傳統藝博會(huì )的場(chǎng)館空間我覺(jué)得有點(diǎn)呆板,大家也反映有點(diǎn)擁擠,逛起來(lái)有些累。今年會(huì )在內場(chǎng)中設置一些空間錯落,也會(huì )留出更多空間供大家休息、休閑;同時(shí),今年的“眾望”單元會(huì )有更多的內場(chǎng)公共藝術(shù)。包括為藏家設計的外場(chǎng)線(xiàn)路,也不是單一的,藏家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點(diǎn)選擇更適合自己的參觀(guān)線(xiàn)路??傊?,我們今年會(huì )著(zhù)重提升藏家和觀(guān)眾的觀(guān)展體驗感。

Q

一般來(lái)說(shuō),藝博會(huì )只是聚焦內場(chǎng),今年“北京當代”為什么要設置一些外場(chǎng)線(xiàn)路?

鮑棟:?博覽會(huì )一定要跟它所處的城市有關(guān)系。能做藝博會(huì )的城市都有一個(gè)特點(diǎn),就是這座城市本身就是個(gè)中心城市,從基礎設施到人文環(huán)境再到經(jīng)濟基礎,都是有足夠的支撐的,不管是紐約、巴黎、東京、倫敦還是香港,都是這樣。所以,藝博會(huì )不能只限于場(chǎng)館這個(gè)單一空間,它要與整座城市產(chǎn)生關(guān)聯(lián)。

Q

如何定義“北京當代”一直以來(lái)所堅持的“本土性”?

鮑棟:?本土性指的并不是北京。本土性強調特殊性,但又是普遍的特殊性。一個(gè)巴黎的畫(huà)廊和一個(gè)東京的畫(huà)廊,他們的工作方式、合作的藝術(shù)家肯定是不一樣的,這些是從土壤里面長(cháng)出來(lái)的東西。我們一直強調的是希望不同的畫(huà)廊、不同的藝術(shù)家從他們各自的環(huán)境中長(cháng)出來(lái)。藝博會(huì )上,我們只是把他們凝聚在一起,讓藏家和觀(guān)眾看到各種各樣豐富的本土性。提到本土性這個(gè)概念,我想到十幾年前一句很流行的話(huà)——“地球是平的”,但地球顯然不是平的,這是新自由主義者的一個(gè)幻想和簡(jiǎn)單化的想象。地球是很復雜的,每個(gè)地方的人和文化都有自己的經(jīng)驗和歷史,我們也許可以反過(guò)來(lái)說(shuō)——地球是凹凸不平的。藝術(shù)也是一樣。

“地球是平的”是站在自我中心立場(chǎng)的觀(guān)念,而我們所強調的不是中心主義的本土,而是像光譜一樣具有豐富變化性的本土。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0年現場(chǎng)

Q

今年“北京當代”除了中國內地畫(huà)廊,國外和港臺地區畫(huà)廊的比例與去年相比有什么變化?

A:?比去年多,尤其是我們今年重點(diǎn)邀請了一些臺灣和香港的畫(huà)廊,這也符合我們強調的漸變的“光譜”觀(guān)念。我們今天說(shuō)的“國際”international這個(gè)概念,似乎總是與本土有著(zhù)涇渭分明和非此即彼的割裂,實(shí)際上并不是這樣。比如說(shuō),從紐約飛到北京,要經(jīng)過(guò)很多個(gè)不同的時(shí)空,但這些時(shí)空應該是漸變的。中國從北向南,從東到西,藝術(shù)也是漸變的。所以,今年參展畫(huà)廊的結構也體現了我們所強調的“本土性”概念,突出本土的經(jīng)驗與藝術(shù)的關(guān)系。但“本土性”是慢慢往周邊擴散的,所以,我們今年先從香港和臺灣地區的優(yōu)秀畫(huà)廊開(kāi)始擴散。

Q

北京當代在參展畫(huà)廊的選擇上有著(zhù)什么樣的標準?

鮑棟:?我們對申請畫(huà)廊有三個(gè)基本的要求:一是要有固定的空間;二是有長(cháng)期合作的藝術(shù)家;三是有穩定的、有序的展覽。關(guān)于參展畫(huà)廊在哪個(gè)板塊中露出,取決于畫(huà)廊帶來(lái)什么樣的項目、內容、藝術(shù)家和畫(huà)廊自身的定位。除了這三個(gè)基本的要求外,我們對統一的標準并不強調,比如說(shuō)每個(gè)畫(huà)廊必須要符合什么樣的標準才能參展。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1年現場(chǎng)

Q

上一屆“北京當代”,有人說(shuō),從整體風(fēng)格來(lái)看,比較趨于年輕化和強調視覺(jué)化的繪畫(huà)作品。你怎樣看待一個(gè)藝博會(huì )上反映出的比較明顯的整體藝術(shù)風(fēng)格傾向?

鮑棟:?數量上有增加同比例就會(huì )放大某種作品的風(fēng)格。博覽會(huì )就像一本很厚的雜志,對于觀(guān)眾和藏家來(lái)說(shuō),很難從頭到尾每一頁(yè)都仔細看,每位觀(guān)眾選擇自己喜歡的內容看就可以了。我覺(jué)得一個(gè)藝博會(huì )的豐富性是超越一切的,這樣才能產(chǎn)生真正的推動(dòng)力。

藝博會(huì )面向的是廣大的觀(guān)眾,并且一定是要給藝術(shù)系統帶來(lái)增量的,而增量的結果是能夠吸引到以前沒(méi)有來(lái)過(guò)的人,這是核心問(wèn)題。大家如果想看大型展覽可以去美術(shù)館,想看某個(gè)藝術(shù)家的深入個(gè)展可以去畫(huà)廊,但藝博會(huì )從來(lái)不是只呈現某種類(lèi)型,一定要豐富和包容。用一個(gè)比較俗的詞就是一定要琳瑯滿(mǎn)目,也是所謂的豐儉由人。

Q

為了幫助展商實(shí)現更多的銷(xiāo)售,北京當代會(huì )加強哪些方面的工作?

鮑棟:?這是一個(gè)很宏觀(guān)的問(wèn)題,當然也有很具體、很微觀(guān)的細節。很多藏家在“北京當代”現場(chǎng)會(huì )讓我帶他們看作品,甚至還有讓我幫著(zhù)還價(jià)的。這些是微觀(guān)的體現。

宏觀(guān)體現在一個(gè)藝博會(huì )能不能吸引足夠多的人來(lái),我認為這是最關(guān)鍵的。藝博會(huì )的品牌和吸引力建立起來(lái)了,才能實(shí)現更多的銷(xiāo)售。我們今年為藏家設計的線(xiàn)路,剛一公布就報滿(mǎn)了,說(shuō)明大家是很有熱情參與的。

當然,在日常工作中,我們也非常注重對藏家的維護和拓新,形式也比較多樣化,比如品牌活動(dòng)、藏家晚宴等等。但我認為藝博會(huì )是個(gè)綜合的系統,不僅僅只體現在銷(xiāo)售這一個(gè)層面。銷(xiāo)售依靠的不是生硬地推銷(xiāo),而是先要把品牌吸引力建立起來(lái),這才是最關(guān)鍵的。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3年現場(chǎng)

Q

在當下的經(jīng)濟環(huán)境中,你覺(jué)得中國當代藝術(shù)市場(chǎng)面臨的比較大的挑戰是什么?

鮑棟:?實(shí)際上,經(jīng)濟大環(huán)境對藝術(shù)圈的影響沒(méi)有那么大,當代藝術(shù)在整個(gè)經(jīng)濟體中的份額并不大,所以宏觀(guān)經(jīng)濟對它的影響非常小。在這樣的經(jīng)濟環(huán)境中,因為投資渠道有限,藝術(shù)品投資反而是個(gè)熱點(diǎn)。但整體來(lái)說(shuō),網(wǎng)紅風(fēng)、潮流風(fēng)等消費級的收藏這兩年顯然沒(méi)有前幾年火,這恰恰也是畫(huà)廊和藏家重新洗牌的時(shí)期。我覺(jué)得在這種環(huán)境下,畫(huà)廊還是要堅持走長(cháng)期主義路線(xiàn),不能只看眼前,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也是一樣。在市場(chǎng)可能沒(méi)有那么好的時(shí)期,反而要把內容做好,因為市場(chǎng)是有周期的,但誰(shuí)都不知道這個(gè)周期什么時(shí)候又回來(lái)。


「北京當代·藝術(shù)博覽會(huì ) — 凝聚」

“價(jià)值&未來(lái)”板塊

部分畫(huà)廊、機構參展作品

(排名不分先后)

?

常青畫(huà)廊?圣吉米那諾 北京 穆琳 哈瓦那 羅馬 圣保羅 巴黎 迪拜

部分參展作品

安東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
搖擺 II SWAY II
鑄鐵,194.7 × 56.2 × 45.5 cm,2023

邱志杰
地球居民5:興趣地圖 Tellurian 5: Geography of Interests
中國墨、紙球、銅座, 直徑: 47 cm,2018

德玉堂畫(huà)廊?上海

部分參展作品

愛(ài)德華多·阿郎茲–布瓦羅 Eduardo Arranz–Bravo
甘松IX Nardo IX
布面油畫(huà),195 × 260 cm,2022

明畫(huà)廊?香港

部分參展作品

林天行 Lam Tian Xing
映日 Bathing in the Sun
水墨設色紙本,138 × 68 cm,2021

K空間?成都

部分參展作品

周春芽
桃花 Peach Blossom
紙上丙烯,80 × 106 cm,2024

尹朝陽(yáng)
秋潭 Autumn Lake
布面油畫(huà),250 × 350 cm,2022

凱旋畫(huà)廊?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關(guān)音夫
綠色的儀式 Green Ritual
木板丙烯,180 × 150 × 7.5 cm,2024

許宏翔
夜歸 No.3 Living by Night No.3
布面油彩、丙烯,200 × 150 cm,2024

寶吉祥藝術(shù)中心?臺北

部分參展作品

歐靜云
月池 Lunar Pond
油彩、鋁箔于畫(huà)布,55 × 55 cm,2023

永樂(lè )藝術(shù)空間?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張曉剛
血緣——大家庭:同志 Bloodline: Big Family–Comrades
布面油畫(huà),80 × 100 cm,1997

皮埃爾·博納爾 Pierre Bonnard
浴室中帶手套的裸女 Naked Woman with Glove
布面油畫(huà),70 × 45 cm,1924

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北京 香港 首爾 曼谷

部分參展作品

比恩· 卡勒加 Bjorn Calleja
盛開(kāi)的人 Man In Bloom
布面油畫(huà)、丙烯、氣溶膠,180 × 150 cm,2024

燦藝術(shù)中心?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李曉奇
嬉水 Playing in the Water
布面油畫(huà),160 × 130 cm,2023

清影藝術(shù)空間 杭州 紐約

部分參展作品

沃特·羅賓遜 Walter Robinson
紙牌玩家 Card Player
紙本丙烯,31 × 23 cm, 2023

逸空間?南京

部分參展作品

李寶荀
臨界區域 No. 12 Critical Section No. 12
紙上水彩、墨,144 × 108 cm,2022

金格空間?上海 深圳

部分參展作品

宋陵
物事生非–28號 Make Ado about Nothing No. 28
水墨紙本,56 × 40 cm,2023

伊日藝術(shù)計劃?臺北

部分參展作品

黃望福 Huang Wang-Fu
強出頭 Standing Out
亞克力彩、畫(huà)布、銀箔,60 × 80 cm,2023

共感畫(huà)廊?東京

部分參展作品

suma
虎鯨充氣游樂(lè )設施 Inflatable Ride on Orca
膠合板、油畫(huà)、油畫(huà)棒,45.5 × 70 cm,2023

觀(guān)看當代藝術(shù)中心?蘭州

部分參展作品

李止
聽(tīng)泉圖 Listen to the Sound of the Spring
紙本礦物色,82 × 59 cm,2022

麥勒畫(huà)廊?北京 盧塞恩 蘇黎世 阿爾德茨

部分參展作品

胡慶雁
廢品 VII Waste VII
黃色大理石,56 × 72 × 7 cm, 2023

鞠婷
+- 020518, 2018
木板丙烯,125 × 154 cm

Lucie Chang Fine Arts?香港

部分參展作品

周彬彬
竹子1 Bamboo I
布面丙烯,65 × 81 cm,2023

師薈文化?香港

部分參展作品

艾米莉·波普 Emily Pope
消散 Dissipating
布面油畫(huà),91 × 61 cm,2022

北京公社?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馬秋莎
高山上的天使 Angels on the Mount
鏡面紅銅板上照相制版、手工腐蝕繪畫(huà)
90 × 48 cm × 3,2022-2023

洪浩
萬(wàn)相之三十二 Everchanging Appearance No. 32
油畫(huà)、材料、畫(huà)布,120 × 195 cm,2022

蜂巢當代藝術(shù)中心?北京 上海

部分參展作品

杜京澤
面具 Mask
布面油畫(huà),80 × 70 cm,2023

龔辰宇
冬眠3號 Hibernate III
布面油畫(huà),200 × 280 cm,2023

沒(méi)頂畫(huà)廊?上海

部分參展作品

徐震?
山水—飲料(黃色太湖文人石)
Shan Shui - Beverage (Yellow Taihu Scholar's Rock)
水墨絹本,200 × 198 cm,2023

王梓全
XX
樹(shù)脂、油漆、光敏樹(shù)脂材料,56 × 140 × 105 cm,2023

玉蘭堂?北京 上海

部分參展作品

王立偉
如影 Inseparable
牛皮、樹(shù)脂,60 × 95 × 150 cm,2023

墨方?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姜波
黑鈦金系列–艷陽(yáng)天 Black Titanium Series–Sunny Day
鈦金不銹鋼、鋁合金、鋁塑板
125 × 125 × 8 cm,2023

UNZIP PROJECT?倫敦

部分參展作品

陳澈
未知生長(cháng) No. 4 Unknown Growth No. 4
畫(huà)布綜合材料,196 × 147 cm,2023

平藝術(shù)空間?臺北

部分參展作品

郭輝
清溪曳杖 Clear Stream
絹本設色,172 × 116 cm,2023

站臺中國當代藝術(shù)機構?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代洲
褶皺 The Fold
布面油畫(huà),200 × 300 cm,2024

HdM 畫(huà)廊?北京 巴黎

部分參展作品

鄭孟強
盛夏 Midsummer
布面油畫(huà),150 × 110 cm,2023

偏鋒畫(huà)廊?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倪軍
古今如夢(mèng) Dual Dreaming
布面油畫(huà),60 × 50 cm,2023

千高原藝術(shù)空間?成都

部分參展作品

薛若哲
20231121–20231204
亞麻布丙烯,50 × 40 cm,2023

魔金石空間?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郭鴻蔚
關(guān)于采薇的習作 No. 2
布面油畫(huà),100 × 80 cm,2023

星空間?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邱炯炯
少年心氣 Adolescent Aspirations
鋁板油彩,120 × 120 cm,2023

康好賢
一只具有想象力的香蕉 An Imaginative Banana
亞麻布丙烯,99 × 147 cm,2024

亞洲藝術(shù)中心?北京 臺北

部分參展作品

陳文驥
那是:白+灰 That: White + Grey
鋁塑板上油畫(huà)、丙烯、噴罐漆,40 × 50 cm,2022

藍岸畫(huà)廊?深圳

部分參展作品

章劍
我的花園 Garden
布面油畫(huà),200 × 150 cm,2023

Crossing Art?紐約

部分參展作品

布魯斯·魯賓斯坦 Bruce Rubenstein
米施萊夫的靈魂 Souls of Mischlef
丙烯黑色紋理膏、丙烯油漆、油彩、木炭在未底漆的畫(huà)布上
195 × 204 cm,2024

L GALLERY?首爾

部分參展作品

金官泳 Kim KwanYoung
無(wú)意識的記憶 The Memory of the Unconscious
丙烯酸和油畫(huà)布,117 × 91 cm,2024

大田秀則畫(huà)廊?上海 東京 新加坡

部分參展作品

趙要
很有想法的繪畫(huà) III–425 A Painting of Thought III–425
織物上丙烯,200 × 180 × 8 cm,2019-2023

「頌」藝術(shù)中心?北京

部分參展作品

馬六明
No. 14
布面油畫(huà),200 × 150 cm,2015

戶(hù)爾空間?北京 柏林

部分參展作品

拉斐爾·多梅內克 Rafael Domenech
里克利·提拉瓦尼 Rirkrit Tiravanija
在風(fēng)暴中心沉思 Meditating in the Eye of the Storm, 2019-2023
紙本數字微噴、木、檔案級粘合劑、書(shū)衣、五金構件
閉合 Close: 21.6 × 21.6 × 2.5 cm
打開(kāi) Open: 55.9 × 21.6 × 21.6 cm

薇薇安·卡庫里 Vivian Caccuri
查哈爾之鏈 Chahal Chain
蚊帳、打蠟棉布、丙烯顏料、橡膠、丙烯樹(shù)脂
75 × 100 cm,2023

托馬斯·舒爾特?柏林

部分參展作品

愛(ài)麗絲·艾科克 Alice Aycock
叢林流浪 Waltzing Matilda
聚酯樹(shù)脂,63.5 × 73.6 × 60.9 cm,2012

天線(xiàn)空間?上海

部分參展作品

傅強 Owen Fu
無(wú)題(晨時(shí)珍珠) Untitled (Morning Pearl)
亞麻布面油畫(huà),71 × 56 cm,2023

相關(guān)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