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zhuān)業(yè)當代藝術(shù)資訊平臺
搜索

北京當代VIP首日,畫(huà)廊們感受如何?達到預期了嗎?

來(lái)源:99藝術(shù)網(wǎng) 2024-05-24

這個(gè)5月,北京藝術(shù)圈很熱鬧。今年,北京實(shí)現了真正意義上“藝術(shù)季”,北京當代·藝術(shù)博覽會(huì )(后簡(jiǎn)稱(chēng)北京當代)、JINGART藝覽北京、畫(huà)廊周北京在同一檔期舉辦,三場(chǎng)大型活動(dòng)拉動(dòng)了北京這座城市的當代藝術(shù)氛圍,也串聯(lián)起了分散在這座龐大城市的各條當代藝術(shù)線(xiàn)索。

今年的北京當代,將主題定為“凝聚”,一方面體現了北京當代的核心觀(guān)念——打造一個(gè)藝博會(huì )的強大聚合力;另一方面,也契合了今年多場(chǎng)活動(dòng)的聯(lián)動(dòng)。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在這樣一個(gè)藝術(shù)機構不斷縮減開(kāi)支、藏家下單慎之又慎的年頭,作為一個(gè)大型的藝術(shù)博覽會(huì ),既要保證每年參展機構、觀(guān)眾、藏家實(shí)現新的增量,又要平衡參展機構的多樣性、作品的質(zhì)量與市場(chǎng)反饋之間的關(guān)系,還要應對因每年藝術(shù)生態(tài)與環(huán)境的變化所要進(jìn)行的適當調整……做一個(gè)持續煥發(fā)生命力的藝術(shù)博覽會(huì )從來(lái)不是件容易的事。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始創(chuàng )于2018年,雖然很年輕,但在這幾年的時(shí)間里,迅速成為國內最重要的藝術(shù)博覽會(huì )之一。定位清晰、目標明確,可以看作是北京當代不斷前進(jìn)的基石。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自創(chuàng )辦以來(lái),北京當代始終強調和堅持“本土性”。然而,這里的“本土性”并不只是代表北京,在開(kāi)幕之前的采訪(fǎng)中,北京當代藝術(shù)總監鮑棟就表示,“一個(gè)巴黎的畫(huà)廊和一個(gè)東京的畫(huà)廊,他們的工作方式、合作的藝術(shù)家肯定是不一樣的,這些是從土壤里面長(cháng)出來(lái)的東西。我們一直強調的是希望不同的畫(huà)廊、不同的藝術(shù)家從他們各自的環(huán)境中長(cháng)出來(lái)。”而北京當代就是要將這些不同的“本土性”凝聚起來(lái)。所以,今年,我們能在北京當代現場(chǎng)看到更多來(lái)自香港、臺北,以及國外的新面孔。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除此之外,作為一個(gè)十分聽(tīng)勸的博覽會(huì ),北京當代今年對會(huì )場(chǎng)結構也作出了調整,更多的公共藝術(shù)作品出現在內場(chǎng)中,增加了展場(chǎng)的透氣感,讓大家有更多的室內休閑空間,逛起來(lái)不像去年那樣擁擠和疲勞。

在今年首輪拍賣(mài)沒(méi)有太多驚喜的情況下,北京當代似乎成為大家測量?jì)鹊厮囆g(shù)市場(chǎng)水溫的溫度計,VIP首日,畫(huà)廊們的銷(xiāo)售如何?感受如何?藏家趣味發(fā)生了什么變化?購買(mǎi)力如何?什么類(lèi)型、價(jià)位的作品更受歡迎?帶著(zhù)這些問(wèn)題,我們與一些畫(huà)廊聊了聊。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1

畫(huà)廊帶來(lái)了哪些作品?

VIP首日,感受、銷(xiāo)售如何?

北京公社

談到此次北京當代的情況,北京公社創(chuàng )始人冷林表示:“今年北京當代的氛圍很熱鬧,現場(chǎng)的作品價(jià)位在1萬(wàn)美金到8萬(wàn)美金。VIP首日有銷(xiāo)售,不是預售,也有新藏家進(jìn)場(chǎng)。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北京公社展位

燦藝術(shù)中心

燦藝術(shù)中心帶來(lái)了藝術(shù)家曹力、尚揚、朝戈 、喬曉光、譚平、史金淞、周棟、孫健文、李曉奇的作品,并在展位中首次呈現藝術(shù)家周棟的個(gè)人項目。

在談到今年北京當代的整體氛圍時(shí), 燦藝術(shù)中心創(chuàng )始人李劍光表示 :整體氛圍和入場(chǎng)藏家數量都還不錯,也有不少新面孔的藏家。 燦藝術(shù)今年帶來(lái)的作品價(jià)位從8萬(wàn)到200萬(wàn)元不等,目前銷(xiāo)售情況不錯,已有四、五件作品被購藏。 藝術(shù)家曹力、譚平和畫(huà)廊新簽約的年輕藝術(shù)家作品備受現場(chǎng)藏家和觀(guān)眾的關(guān)注。

在問(wèn)及今年藏家的特點(diǎn)時(shí),李劍光認為,就近兩年來(lái)說(shuō),藏家出手的確更加審慎了。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燦藝術(shù)中心展位

K空間

在問(wèn)及對北京當代VIP首日的感受如何時(shí),K空間創(chuàng )始人楊凱表示,整體氛圍很好,人氣很旺,很多作品都在洽談中。今年北京當代老藏家很多,也來(lái)了不少新客人。

在談到今年藏家群體的特點(diǎn)時(shí), 楊凱提到: 今年有很多藝術(shù)基金會(huì )、美術(shù)館機構咨詢(xún)作品,這也說(shuō)明,當下經(jīng)濟正在回暖,在經(jīng)歷了去年的調整后,市場(chǎng)趨于冷靜和理性,而這正是消費和收藏藝術(shù)品最好的時(shí)機。

K空間此次在參展藝術(shù)家結構上作出了一些調整,除了周春芽、郭偉、蘇新平、張大力、尹朝陽(yáng)、王小松、陳文令等藝術(shù)家作品外,也帶了70、80后藝術(shù)家劉可、張釗瀛的作品。同時(shí),首次帶來(lái)國際藝術(shù)家塞爾斯的作品也很受現場(chǎng)藏家和觀(guān)眾的青睞。

K空間今年帶來(lái)的作品從幾萬(wàn)到幾百萬(wàn)元不等,最貴的是尹朝陽(yáng)的《秋潭》,360萬(wàn)元。周春芽的《桃花》180萬(wàn)元,“綠狗”雕塑90萬(wàn)。楊凱表示:“對銷(xiāo)售持樂(lè )觀(guān)態(tài)度,會(huì )比去年北京當代還要好一些。”

在談到什么類(lèi)型和價(jià)位的作品更受現場(chǎng)藏家歡迎時(shí), 楊凱表示: 一類(lèi)是學(xué)術(shù)性很強的藝術(shù)家經(jīng)典作品,這些藝術(shù)家及其作品在藝術(shù)史中有著(zhù)重要的位置和價(jià)值,一直以來(lái)都備受專(zhuān)業(yè)藏家關(guān)注;還有一類(lèi)是在藝術(shù)市場(chǎng)還有巨大潛力空間的藝術(shù)家,如塞爾斯、郭偉、張大力等藝術(shù)家。他們的作品價(jià)格不算太高,對于新入場(chǎng)的藏家來(lái)說(shuō)比較友好,也很適合美術(shù)館、機構、個(gè)人收藏。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K空間展位

藍岸畫(huà)廊

藍岸畫(huà)廊是第四次參加北京當代。在談到對北京當代VIP首日的感受如何時(shí),藍岸畫(huà)廊說(shuō):“我們感覺(jué)藏家整體更謹慎,看作品更深入,決定收藏的時(shí)候能感覺(jué)到他們發(fā)自?xún)刃牡南矏?ài)。”

此次藍岸畫(huà)廊帶來(lái)的作品價(jià)格在10萬(wàn)至40萬(wàn)元之間。 畫(huà)廊表示:北京當代首日藍岸畫(huà)廊銷(xiāo)售作品超過(guò)五件(包含預定)。 藝術(shù)家章劍的多件作品都在詢(xún)價(jià)中,其中一件具象風(fēng)格的繪畫(huà),價(jià)格為30多萬(wàn)元已經(jīng)銷(xiāo)售。 另外德國60后藝術(shù)家馬丁·韋默爾也受到很多關(guān)注,《花花》售出給一位新藏家,價(jià)格在10萬(wàn)元左右。同時(shí)馬樹(shù)青的作品也完成了銷(xiāo)售。

藍岸畫(huà)廊提到,每次參加北京的博覽會(huì ),都會(huì )收獲很多新藏家和新的關(guān)注。

在藍岸畫(huà)廊看來(lái),最受關(guān)注的藝術(shù)作品內都包含有獨特的審美價(jià)值。市場(chǎng)價(jià)格在30-50萬(wàn)元左右。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藍岸畫(huà)廊展位

逸空間

來(lái)自南京的逸空間今年是首次參加北京當代,但畫(huà)廊主劉運峰對北京的藝術(shù)市場(chǎng)和北京當代并不陌生。在問(wèn)及北京當代VIP首日感受時(shí), 劉運峰談到:今年北京當代整體氛圍很好。 雖然不如去年人多,但觀(guān)展的感覺(jué)和舒適度都比較高。場(chǎng)館內人沒(méi)有那么多,反而讓大家可以安靜地討論作品。

逸空間今日的銷(xiāo)售情況不錯,有十幾件作品售出,其中不少是小尺幅作品。展位上作品的價(jià)位區間在1萬(wàn)到20萬(wàn)元之間。在談到選擇參展作品的策略時(shí),劉運峰表示,博覽會(huì )還是要以銷(xiāo)售為主,所以畫(huà)廊選擇參展作品是以利于銷(xiāo)售為目的。

談到在當下的經(jīng)濟環(huán)境中,藏家的趣味和購買(mǎi)習慣是否發(fā)生變化時(shí),劉運峰認為:“沒(méi)有特別大的變化,但藏家確實(shí)比以前更挑作品了,尤其是專(zhuān)業(yè)藏家,相對來(lái)說(shuō),他們對整體作品的新鮮感沒(méi)有那么大,能夠打動(dòng)他們的作品也沒(méi)有太多。專(zhuān)業(yè)藏家看過(guò)大量的作品,所以有這種反應也很正常。”

劉運峰提到,今天入場(chǎng)的藏家新面孔挺多,有專(zhuān)門(mén)從深圳、廣州、上海來(lái)的藏家,也有一些新結識的北京藏家。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逸空間展位

明畫(huà)廊

來(lái)自香港首次參加北京當代的明畫(huà)廊帶了藝術(shù)家林天行、黃俊偉、迪米特里·德古諾夫等藝術(shù)家的作品。從水墨設色、絹本綜合媒材到雕塑、布面蛋彩,作品材料和形式豐富多樣。

明畫(huà)廊總監林沙洲表示 ,“我們是第一次參加北京當代,北京當代和北京的藝術(shù)氛圍很好。這次我們帶來(lái)了香港美協(xié)主席林天行、來(lái)自川美的黃俊偉、來(lái)自廣美的謝影青等藝術(shù)家的作品, 價(jià)位在3萬(wàn)元到60萬(wàn)元,目前已經(jīng)賣(mài)了兩件,一些大件作品有做預售。今天碰到很多感興趣的藏家,北京的藏家還是非常專(zhuān)業(yè)的。 ”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明畫(huà)廊展位

寶吉祥藝術(shù)中心

寶吉祥藝術(shù)中心是首次參加北京當代, 據負責人顏麒生介紹,去年參加了上海的兩場(chǎng)藝博會(huì ),此次希望通過(guò)北京當代拓展北方的客人。 在上??臻g暫時(shí)停止運營(yíng)后,以參加藝博會(huì )的方式繼續拓展業(yè)務(wù)。

此次展位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井上有一的三件作品,《風(fēng)》、《夢(mèng)》、《花》均收錄在《井上有一全書(shū)業(yè)》。其中,《風(fēng)》、《夢(mèng)》曾在2016年日本金澤21世紀美術(shù)館《生誕百年紀念井上有一》中展出。另一件《花》則在2020年北京清華大學(xué)《井上有一作品回顧展-東瀛的鐘聲》中展出,三件大作均創(chuàng )作于60年代,屬于開(kāi)始探索新的筆墨媒材時(shí)期,這對藝術(shù)家的全部創(chuàng )作生涯來(lái)說(shuō)起到非常重要的影響。中國很多觀(guān)眾都知道井上有一這位藝術(shù)家,也希望借由此次參展機會(huì )推廣寶吉祥藝術(shù)中心。

另一部分展出了五位臺灣藝術(shù)家的作品,幾乎集中在90后的世代,他(她)們創(chuàng )作共同之處是關(guān)注人與社會(huì )、人與人的關(guān)系,比較能夠引起藏家共鳴。

目前銷(xiāo)售狀況不錯,外墻掛的好幾件都售出了,林郁珮的一件被預訂,多是新結識藏家的支持。 這些藝術(shù)家的技法水平不錯,價(jià)格也很合理,很容易入手。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寶吉祥藝術(shù)中心展位

魔金石空間

魔金石空間在今年的展位上帶來(lái)了藝術(shù)家郭鴻蔚的個(gè)人項目,畫(huà)廊表示,這一系列的作品是藝術(shù)家始于2022年的創(chuàng )作,同時(shí),這一新系列作品會(huì )成為他接下來(lái)作品的主要線(xiàn)索,所以想借此機會(huì )為大家呈現藝術(shù)家完整、清晰的創(chuàng )作面貌,這也是以個(gè)人項目的形式亮相北京當代的原因。

在問(wèn)及銷(xiāo)售情況時(shí),畫(huà)廊表示,目前銷(xiāo)售還不錯,也結識了一些新的藏家。

魔金石空間認為,今年北京當代各個(gè)畫(huà)廊帶來(lái)的作品面貌更加清晰,今天入場(chǎng)藏家的密度挺高,有一些藏家很早就來(lái)到展位欣賞作品,就購藏作品來(lái)說(shuō),這樣會(huì )更有針對性。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魔金石空間展位

空白空間

從第一屆北京當代開(kāi)始,空白空間每屆都有參展。今年空白空間呈現藝術(shù)家欽君的個(gè)人項目“連鎖反應”,展位也因實(shí)驗性和獨特的布展空間吸引了大量觀(guān)眾駐足。藝術(shù)家欽君的最新雕塑實(shí)踐涉及工業(yè)、生物史、科幻敘事、數字技術(shù)等領(lǐng)域。

此次展位上的作品售價(jià)在5萬(wàn)到27萬(wàn)元之間。繪畫(huà)、雕塑作品均有銷(xiāo)售。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空白空間展位

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

據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創(chuàng )始人鄭林介紹,比恩·卡勒加來(lái)自菲律賓,創(chuàng )作語(yǔ)言很有個(gè)人風(fēng)格。 之前參加過(guò)東南亞的群展,也在A(yíng)RT SG 新加坡藝博會(huì )展出過(guò)幾件大型作品,藏家很喜歡。

預售已有東南亞藏家定了三、四張,1.5×1.8米作品售價(jià)1萬(wàn)美金。 國內藏家對他還不是很了解,不過(guò)藝術(shù)家很愿意在中國做一些宣傳和推廣。我們選擇藝術(shù)家的個(gè)人項目參展,一是為藝術(shù)家宣傳,二是支持北京當代。我到展場(chǎng)的時(shí)間不長(cháng),看到了很多資深藏家,至于銷(xiāo)售則要看藏家的喜好和藝術(shù)家作品是否自帶流量。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展位

德玉堂畫(huà)廊

來(lái)自上海的德玉堂畫(huà)廊呈獻了12位中外當代藝術(shù)家的作品。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德玉堂畫(huà)廊展位

蜂巢當代藝術(shù)中心

蜂巢當代藝術(shù)中心在本屆北京當代上呈現了一份豐富的藝術(shù)家名單,帶來(lái)了近20位中外藝術(shù)家的作品。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蜂巢當代藝術(shù)中心展位

常青畫(huà)廊

常青畫(huà)廊帶來(lái)包括胡安·阿勞約、安東尼·葛姆雷、安尼施·卡普爾、喬瓦尼·歐祖拉等十余位國際藝術(shù)家作品。注重作品實(shí)驗性、先鋒性和多樣性的常青畫(huà)廊展位吸引了大量的觀(guān)眾駐足。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常青畫(huà)廊展位

凱旋畫(huà)廊

此次北京當代,凱旋畫(huà)廊呈現了包括方力鈞、關(guān)音夫、韓勇、季大純在內的共計十五位藝術(shù)家的作品。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凱旋畫(huà)廊展位

觀(guān)看當代藝術(shù)中心

觀(guān)看當代藝術(shù)中心是一家來(lái)自蘭州的畫(huà)廊,此次呈現了藝術(shù)家李止的繪畫(huà)作品展。

觀(guān)看當代藝術(shù)中心總監牛恒立介紹 , “這次是第三次參加北京當代,帶來(lái)李止的繪畫(huà)個(gè)展,這是畫(huà)廊目前正在力推的一位藝術(shù)家,我們很看好他的市場(chǎng)潛質(zhì)。 作品價(jià)位在5萬(wàn)元到10萬(wàn)元之間,目前已有銷(xiāo)售產(chǎn)生。 李止常年居住在北京和加拿大蒙特利爾,創(chuàng )作非常多元,繪畫(huà)和影像多是基于中國文化審美的當代表達。此次在現場(chǎng)結識的新藏家比較多。”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觀(guān)看當代藝術(shù)中心展位

偏鋒畫(huà)廊

偏鋒畫(huà)廊呈現了代理藝術(shù)家恩里科·巴赫、康海濤、李繼開(kāi)、馬軻、倪軍、齊星、譚軍、童昆鳥(niǎo)、鄔建安、周文中的作品。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偏鋒畫(huà)廊展位

站臺中國

站臺中國呈現了藝術(shù)家代洲的個(gè)人項目《褶皺》,此次展覽是繼2024年香港巴塞爾藝術(shù)展《黃金海岸》項目后的又一新階段創(chuàng )作。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站臺中國展位

東京畫(huà)廊+BTAP

東京畫(huà)廊+BTAP帶來(lái)藝術(shù)家蘇新平、王舒野、石井友人、菅木志雄等藝術(shù)家的作品。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東京畫(huà)廊+BTAP展位

蔡錦空間

蔡錦空間參加了“特別藝術(shù)項目”部分,帶來(lái)蔡錦、韓五洲、李怒、孫瑪儂、童昆鳥(niǎo)、溫凌、席丹妮、徐絲易、楊心廣、臧坤坤、張新軍、張一等藝術(shù)家的作品。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
蔡錦空間展位

2

走向精神內核的公共藝術(shù)

強調學(xué)術(shù)性的北京當代,每屆都會(huì )呈現時(shí)下藝術(shù)和文化領(lǐng)域的新思考和新動(dòng)態(tài)。2023年,北京當代聚焦當時(shí)大熱的人工智能和數字技術(shù),從全球超過(guò)300位數字藝術(shù)家的作品中甄選出的26位具有代表性的數字藝術(shù)家及其作品。

今年,14位藝術(shù)家在藝博會(huì )現場(chǎng)的公共空間中呈現的作品似乎更加回歸傳統藝術(shù)語(yǔ)言。與充滿(mǎn)獵奇與新奇元素的作品不同,這些作品在冷冰冰的學(xué)術(shù)性之外,在氣質(zhì)上卻因貼合當下的生活現實(shí)和精神現狀而具有了溫度。

李琳琳 蘑菇之愛(ài)
2023 亞克力 尺寸可變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黃渤 Breaker激浪
新材料雕塑
尺寸:27011010cm
版數:9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唐華偉 涌動(dòng)
2020 不銹鋼鍍色裝置
280 x 180 x 80 cm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陳焰 七天-No.2
2020 銀鹽膠片刻畫(huà) 240 x 87 cm x7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在這個(gè)當代人普遍精神內核松動(dòng)的時(shí)代,這些更能調動(dòng)觀(guān)眾內在情緒的藝術(shù)作品,也許可以為彌合心靈的缺口提供一條路徑。

田龍玉 A...O!
2014-2015 金屬、樹(shù)脂、毛 430×195×251cm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尉洪磊 姐妹下山
2016 鑄鋁、汽車(chē)漆
110 x 100 x 230 cm; 110 x 120 x 280 cm
北京當代藝博會(huì )2024現場(chǎng)

相關(guān)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