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zhuān)業(yè)當代藝術(shù)資訊平臺
搜索

鄭林:頂級藝術(shù)推手的28年

來(lái)源:99藝術(shù)網(wǎng) 2024-05-29

五月的北京藝術(shù)圈可謂繁碌而熱鬧,其中最受期待的盛事之一,便是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28周年大展“金色”的開(kāi)幕。

成立于1997年的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從最初的曼谷空間,到2017年入駐香港H Queen’s大樓,再到2022年在北京順義國家對外文化貿易基地的總部大樓宣告亞洲地區第七家空間的誕生;從一處空間到成為全中國唯一擁有獨棟大樓的畫(huà)廊;從亞洲布局的完成到依舊勢如破竹般地持續擴張......這家經(jīng)歷二十八載、并非傳統意義上的本土畫(huà)廊,“野心”何在?

從最開(kāi)始關(guān)注東南亞藝術(shù)生態(tài)到以“剩余價(jià)值——林明弘、吳山專(zhuān)、楊勇、鄭國谷、楊詰蒼”揭開(kāi)北京空間的序幕;從“黃永砅 & 沈遠——香港腳”開(kāi)啟香港空間到韓國首爾趙趙展覽的落地,唐人卯足了勁兒般地往前沖,推陳出新,不斷延伸自身承載的限度。

“剩余價(jià)值”展覽現場(chǎng),北京第一空間

2006年7月3日至8月5日

這家畫(huà)廊能夠達到如今的規模,實(shí)力一定不容小覷,但背后更離不開(kāi)唐人創(chuàng )始人鄭林對畫(huà)廊版圖的規劃和未來(lái)航線(xiàn)的掌舵。為什么在曼谷成立一家畫(huà)廊?鄭林打趣地說(shuō),自己本就是學(xué)藝術(shù)專(zhuān)業(yè)的,恰好碰到亞洲金融危機,便萌生出成立一家畫(huà)廊的想法,沒(méi)想到越走越大也就走到了今天。專(zhuān)業(yè)的出身和商人的直覺(jué),冥冥之中促成了唐人的誕生。

唐人的發(fā)展歷程有太多轉折點(diǎn),但?最重要的一次莫過(guò)于2006年增設北京第一、二空間?。從泰國曼谷起步到輻射北京、中國香港、韓國首爾乃至籌備中的新加坡空間,即使再龐大的空間對于唐人來(lái)說(shuō),也運營(yíng)得游刃有余。

升級后的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北京第一空間

北京的兩個(gè)空間以實(shí)驗性項目和架上繪畫(huà)為主,著(zhù)重于中國藝術(shù)家的展覽和項目;曼谷的空間一如既往面向東南亞地區,建立與東南亞地區優(yōu)秀藝術(shù)家的代理和合作關(guān)系。東南亞的藝術(shù)生態(tài)本就是多元宗教、種族和文化交織融合的結果,近兩年愈發(fā)成為國際市場(chǎng)焦點(diǎn)的勢頭,更加印證了唐人起步于東南亞市場(chǎng)的前瞻性戰略。香港空間瞄準的是與全球范圍內頂級藝術(shù)家建立的代理和合作關(guān)系,對于鄭林而言,這是國際化布局的重要一步。在2020年市場(chǎng)異常艱難的一年,除了持續性推出高質(zhì)量的展覽和項目外,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更是在香港成立了唐人藝術(shù)基金會(huì ),為藝術(shù)家、藏家和專(zhuān)家提供了更加全方位的服務(wù)與溝通平臺。

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曼谷空間

歷經(jīng)三十年,先后代理和合作了超過(guò)一百位藝術(shù)家,唐人給出的這份可謂群星璀璨的名單如今已經(jīng)囊括了當代藝術(shù)市場(chǎng)的中堅力量和市場(chǎng)表現突出的新生代藝術(shù)家。唐人并不總是以市場(chǎng)成熟且知名的60、70后藝術(shù)家為合作對象,為“初出茅廬”的年輕藝術(shù)家提供支持也是如今唐人的著(zhù)眼點(diǎn)。

唐人不斷超越傳統畫(huà)廊的刻板印象和固有定位,關(guān)注大型前衛實(shí)驗藝術(shù)和裝置、支持還處于實(shí)驗階段甚至underground狀態(tài)“非架上”形式的創(chuàng )作并真正實(shí)現其商業(yè)價(jià)值,更是證明了早先被質(zhì)疑過(guò)的“實(shí)驗性當代藝術(shù)”和“大型空間”概念結合的可能性。

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香港中環(huán)空間

28歲的唐人還很年輕,也依然在繼續創(chuàng )造看似“不可能”的可能。展覽開(kāi)幕前,在百忙中抽空接受采訪(fǎng)的鄭林,以深藍色T恤和白色褲子的利落搭配、平易近人的態(tài)度、不緊不慢的語(yǔ)速,娓娓道來(lái)這些年的歷程。偶爾停頓思索一下,卻并不影響他以極為清晰的思路闡釋唐人的初衷乃至以往每一場(chǎng)展覽的籌備過(guò)程。

未來(lái)的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還會(huì )如何創(chuàng )造奇跡?如何書(shū)寫(xiě)年輕藝術(shù)家?我們翹首以待。

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首爾空間

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北京總部空間

鄭林
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創(chuàng )始人

Q&A
Q = 99 藝術(shù)

Q

這次的特展對作品的選擇有什么考量?

鄭林:?這次展覽主要呈現了唐人從1997年成立到今年28年來(lái)的文獻資料和檔案梳理,包括唐人成立以來(lái)不同的幾個(gè)歷史轉折點(diǎn)和幾個(gè)大的事件。特別是文獻資料的梳理,涉及到策展人、支持項目、發(fā)展到今天的一些重要文獻資料。

唐人代理的藝術(shù)家有一百多位,做過(guò)幾百場(chǎng)展覽,出的畫(huà)冊至少也有兩三百本,完全呈現不太可能,所以我們從曾經(jīng)合作的藝術(shù)家、曾經(jīng)做的重要展覽,包括我們自己的館藏作品里面篩選了一部分出來(lái)。

近幾年很多在唐人做過(guò)個(gè)展的代理藝術(shù)家并不一定有機會(huì )參加這個(gè)展覽,因為我們想更多地從歷史的轉折點(diǎn)去呈現。比如2003年合作過(guò)的黃宇興、張曉剛、毛焰。在第一空間里有里克力·提拉瓦尼(Rirkrit Tiravanija)的《鳥(niǎo)籠》,唐人在2010年的時(shí)候做過(guò)他的個(gè)展,當時(shí)有很大的影響力。

同時(shí),我們也考慮到展覽中裝置、影像作品與繪畫(huà)的平衡關(guān)系,包括唐人在每個(gè)發(fā)展歷史階段的代表性作品和具有轉折意義的作品。所以,這場(chǎng)展覽不代表藝術(shù)家合作關(guān)系的呈現,而是從唐人的發(fā)展歷史出發(fā),作整體的呈現。

金色:28周年展
展覽現場(chǎng)空鏡圖

Q

回溯畫(huà)廊發(fā)展歷程,在唐人發(fā)展初期階段,經(jīng)營(yíng)的關(guān)鍵因素是什么?

鄭林:?1997年7月,曼谷爆發(fā)亞洲金融危機,唐人在最嚴峻的形勢下成立,是偶然也是必然的結果。我是學(xué)藝術(shù)出身,在亞洲金融危機后考慮成立一家畫(huà)廊,并一步步走到今天。

2000年,唐人邀請顧振清策劃了第一個(gè)中國當代攝影展,?開(kāi)啟了策展人策展制度?。2003年,做了黃宇興、尹朝陽(yáng)的個(gè)展。2004年,舉辦了兩場(chǎng)中國當代藝術(shù)的系列群展,一個(gè)是“當代中國——藝術(shù)展”,參展藝術(shù)家有王廣義、方力鈞、張曉剛、岳敏君、李路明、彭禹;另一個(gè)是“有氧群——中國當代藝術(shù)展”參展藝術(shù)家有陳文波、顏磊、劉建華、曾浩。

2006年,在曼谷呈現了藝術(shù)家楊勇、劉小東在東南亞的首次個(gè)展。同年,唐人正式進(jìn)入北京的時(shí)候有一個(gè)最大的歷史轉折點(diǎn),就是全面介入到中國和亞洲當代藝術(shù)系統,推動(dòng)一系列實(shí)驗性的當代藝術(shù)大型項目。

“從新具像到新繪畫(huà)”展覽現場(chǎng),北京第一空間
2007年4月21日至5月16日

Q

當時(shí)為什么選擇將空間設立在北京而不是其他城市?

鄭林:?其實(shí)都有考慮。嚴格地講,在2003年,我們就有了未來(lái)打造高端的當代藝術(shù)、學(xué)術(shù)和商業(yè)運營(yíng)平臺的完整計劃和方案,這一份30頁(yè)的文案是我自己做的。有了這個(gè)方案以后,我們在國內包括香港考察過(guò)好幾次,2005年年底在做完最后一次考察后,決定于2006年3月正式落地北京798。選擇在2006年初介入北京也是考慮到當代藝術(shù)當時(shí)在亞洲、在中國出現的井噴式的可能性。

金色:28周年展
展覽現場(chǎng)空鏡圖

Q

“大”似乎是外界印象里唐人的標配,“大”空間、“大”作品、“大”展覽,算是燒錢(qián)行徑,那么對于唐人而言,為什么不直接以傳統畫(huà)廊模式運營(yíng)?當時(shí)會(huì )預想到有一個(gè)這樣的回報嗎?

鄭林:?2006、07年的時(shí)候業(yè)界抱有這種疑慮,說(shuō)唐人做那么大規模、大型裝置作品和影像作品的展覽得花多少錢(qián)?怎么獲得回報?認為如果沒(méi)有回報可能很快就把錢(qián)燒完了。為此我們并不是沒(méi)有做準備。當時(shí)北京落地,啟動(dòng)中國當代藝術(shù)推動(dòng)計劃的時(shí)候,我們準備了2000萬(wàn)資金。當時(shí)有些朋友、藏家都很驚訝,說(shuō)“你做個(gè)藝術(shù)空間要花2000萬(wàn)?”因為當時(shí),大家都認為做畫(huà)廊最多花一、兩百萬(wàn)人民幣,小一點(diǎn)規模的三、五十萬(wàn)就夠了。但根據唐人未來(lái)的發(fā)展和格局規劃,我們認為一定需要有大資金的支持,所以當時(shí)跟合伙人商量后決定以2000萬(wàn)元資金作啟動(dòng)。

“一號工程、磕頭機——沈少民作品展”現場(chǎng)
北京第一空間,2007年9月9日至10月3日

2006年北京空間開(kāi)幕展“剩余價(jià)值”,林明弘的那件作品組裝、撤裝、運走動(dòng)用了兩個(gè)集裝箱。第二個(gè)展覽叫“積累——廣東快車(chē)下一站”,在展覽現場(chǎng),作品用五個(gè)大集裝箱作為展示方式,有40多位藝術(shù)家參展,兩個(gè)展覽都是楊天娜策劃的,是基于侯瀚如策劃的威尼斯雙年展的單元“廣東快車(chē)”的一個(gè)重新呈現。當時(shí)林一林和梁鉅輝的作品都是巨大的大型裝置。我們從最開(kāi)始就定位?要把唐人打造成為最高端、最頂級的當代藝術(shù)平臺,?所以媒體宣傳也都是集中式運作,每一個(gè)展覽都出版專(zhuān)業(yè)、標準的畫(huà)冊,所以花銷(xiāo)很大,但回報也很顯著(zhù)。

“積累——廣東快車(chē)下一站”,北京第一空間
2006年9月9日至10月8日

2006年之前中國藝術(shù)品市場(chǎng)和藝術(shù)家作品價(jià)格沒(méi)有現在這么高。在曼谷1997年到2000年間,一年的銷(xiāo)售額可能就兩、三百萬(wàn),每個(gè)月平均有二、三十萬(wàn)的收入,作為一個(gè)剛剛啟動(dòng)的畫(huà)廊來(lái)說(shuō)已經(jīng)不錯了。2000年到2006年來(lái)北京之前,唐人一年的銷(xiāo)售額大概在七、八百萬(wàn)到一千萬(wàn)之間。2004、05年好一點(diǎn),大概在一千萬(wàn)左右。2006年進(jìn)入北京以后,我們統計曼谷、北京兩個(gè)空間半年時(shí)間就銷(xiāo)售了八千多萬(wàn)。

唐人善于做大型實(shí)驗性項目和展覽,幫助藝術(shù)家實(shí)現大的裝置作品并呈現出現。所以2006年我們不僅做了幾個(gè)大型項目和展覽,同時(shí)也贊助了當時(shí)的利物浦雙年展。當時(shí)孫原&彭禹的《明天》的發(fā)表,包括翁奮的《三峽》,這些作品都完成了銷(xiāo)售。唐人對大型裝置的銷(xiāo)售能力在業(yè)界是廣為認同的,甚至在國際范圍都有影響力。在畫(huà)廊領(lǐng)域里做得越專(zhuān)業(yè)、越學(xué)術(shù)、越有實(shí)驗性,就會(huì )有越來(lái)越多的美術(shù)館、重要藏家愿意跟進(jìn)。

鄭國谷個(gè)展“加工廠(chǎng)”現場(chǎng),北京第一空間
2008年1月19日至2月28日

Q

唐人不是一個(gè)傳統意義上的畫(huà)廊,做了這么多大型實(shí)驗項目、裝置,走過(guò)這二十八年,你覺(jué)得如何能真正做好一個(gè)當代藝術(shù)平臺?

鄭林:?唐人自成立以來(lái),我們目標和定位一直是做中國和亞洲最專(zhuān)業(yè)的當代藝術(shù)的平臺,我們對藝術(shù)家的研究也是以學(xué)術(shù)性、作品的創(chuàng )造性為標準。藝術(shù)家是不是成功的藝術(shù)家、是不是有影響力、在當代藝術(shù)領(lǐng)域里有沒(méi)有一定的地位......這是我們選擇一個(gè)好的老一代藝術(shù)家的標準。藝術(shù)家愿不愿意跟唐人合作?愿不愿意我們來(lái)幫他/她實(shí)現一個(gè)好的展覽?這就看我們對藝術(shù)家的選擇標準以及藝術(shù)家對唐人的認同。

沈遠大型個(gè)展“天梯”現場(chǎng),北京第一空間
2012年7月14日至9月5日

林明弘個(gè)展“空位”現場(chǎng),北京第一空間
2013年9月14日至10月30日

與年輕一代藝術(shù)家建立合作關(guān)系,要經(jīng)過(guò)一系列嚴格的考察和考慮。第一個(gè)標準就是作品有沒(méi)有明確的個(gè)人語(yǔ)言表達?他/她的方案能不能打動(dòng)我們?比如趙趙的第一個(gè)個(gè)展“塔克拉瑪干計劃”,我們花了很多錢(qián)幫助趙趙實(shí)現這個(gè)計劃,提前一年進(jìn)入新疆沙漠完成項目的實(shí)施。

趙趙個(gè)展“塔克拉瑪干計劃”現場(chǎng),北京第一空間
2016年9月3日至10月22日

對于繪畫(huà)藝術(shù),我們要看藝術(shù)家的語(yǔ)言和表達。有一些年輕藝術(shù)家雖然畢業(yè)沒(méi)多久,但已經(jīng)有了自己的語(yǔ)言模式和審美趣味。與年輕藝術(shù)家合作,我們首先強調的是個(gè)人藝術(shù)語(yǔ)言的鮮明性和創(chuàng )造性,比方說(shuō)王茜瑤、劉悠然、貢坎,他們的個(gè)人語(yǔ)言都很鮮明,辨識度很高。

金色:28周年展
展覽現場(chǎng)空鏡圖

Q

唐人篩選年輕藝術(shù)家有一套自己的標準,您剛剛也提到了一些特質(zhì),在您看來(lái)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是最好的?

鄭林:?唐人合作的藝術(shù)家,不管是年輕還是老一代都遵循兩個(gè)標準:?一是要看藝術(shù)家的學(xué)術(shù)價(jià)值、影響力、學(xué)術(shù)地位。?不管是裝置、影像還是繪畫(huà),一定要在當代藝術(shù)的學(xué)術(shù)范疇里有清晰的立場(chǎng)和脈絡(luò )。比如我們合作的影像藝術(shù)家劉雨佳。

劉雨佳個(gè)展“微光漸暗”現場(chǎng),北京第一空間
2023年6月22日至8月4日

另一個(gè)標準是商業(yè)價(jià)值。?最近這幾年,商業(yè)價(jià)值標準又有了新的變化,但商業(yè)價(jià)值和學(xué)術(shù)價(jià)值的雙重標準是缺一不可的,需要同時(shí)推動(dòng)。

Q

商業(yè)價(jià)值標準的變化體現在哪些方面?

鄭林:?體現在作品銷(xiāo)售的可能性方面。當然有很多特別優(yōu)秀的藝術(shù)家,如黃永砅,好的美術(shù)館和藏家都排著(zhù)隊想買(mǎi)他的作品。我們沒(méi)有這么多他的作品能銷(xiāo)售,特別是黃永砅老師去世以后,不可能再有新作品出現了。他的作品價(jià)值和珍貴性是可想而知的。

黃永砅作品《專(zhuān)列》展出于中國當代留法藝術(shù)家群展“軌跡”現場(chǎng)
北京第一空間,2011年3月26日至4月30日

現在有一些美術(shù)館、重要的大藏家和準備要建美術(shù)館的藏家,還在尋求真正好的作品、好的藝術(shù)家。像我們做的孫原&彭禹,最近古根海姆兩個(gè)群展都是他們的作品,他們代表著(zhù)中國當代藝術(shù)最好的年輕藝術(shù)家的標準。孫原+彭禹的作品一直是國際頂級大藏家和重要美術(shù)館的收藏目標,也代表了唐人代理的年輕藝術(shù)家在學(xué)術(shù)地位上的高度。

孫原&彭禹大型個(gè)展“自由”現場(chǎng),北京第一空間
2009年5月23日至7月13日

Q

您如何看待自己在中國當代藝術(shù)市場(chǎng)推廣和藏家兩個(gè)領(lǐng)域中,被公認為“成功人士”這么一個(gè)角色。如何做到這二十八年來(lái)初心不改,一步步走到現在?

鄭林:?首先感謝這么多重要的機構、美術(shù)館和重要藏家對我們的支持,更要感謝這么多藝術(shù)家一直以來(lái)跟唐人的合作。

唐人自1997年成立以來(lái)就在不斷尋求改變和發(fā)展,我一直覺(jué)得畫(huà)廊的步伐是不能停下來(lái)的。哪天你要停下來(lái)了,就有其他畫(huà)廊超越你,就會(huì )喪失在這個(gè)領(lǐng)域的話(huà)語(yǔ)權。因為?藝術(shù)行業(yè)特別是商業(yè)藝術(shù)機構是個(gè)話(huà)語(yǔ)權行業(yè),?做得越好越專(zhuān)業(yè)、為藝術(shù)家做的服務(wù)越到位,才會(huì )有更多好的藝術(shù)家跟你合作。否則大家都會(huì )離你而去,尋求其他的畫(huà)廊合作。

我們還在尋求發(fā)展,希望在全球當代藝術(shù)領(lǐng)域里有唐人的一席之地、有更多自己的話(huà)語(yǔ)權、能夠代理更多更優(yōu)秀的藝術(shù)家、建立更多與機構和藏家的合作。

金色:28周年展
展覽現場(chǎng)空鏡圖

Q

未來(lái)您還有哪些期冀?唐人下一步的升級和規劃是什么?

鄭林:?2015年唐人開(kāi)始啟動(dòng)向外的推動(dòng)和擴展。所以那時(shí)候我們建立了香港唐人、重新打造曼谷新空間、建立唐人在北京的第二空間、拓展韓國首爾、建立北京唐人總部、建立香港唐人第二空間,從幾個(gè)歷史階段發(fā)展可以看得出唐人是一步一腳印走過(guò)來(lái)的。

這么多年來(lái),唐人支持和贊助了很多雙年展、美術(shù)館項目、非營(yíng)利機構項目和藝術(shù)家,但從來(lái)沒(méi)有外來(lái)資金贊助過(guò)唐人,唐人是靠每個(gè)展覽、每個(gè)藝術(shù)家的合作,每一件作品的銷(xiāo)售和每個(gè)藏家的支持走到今天的,所以唐人在未來(lái)是有一個(gè)大計劃的。今年6、7月份新加坡空間開(kāi)了以后,唐人在亞洲的板塊就有了8個(gè)空間,整個(gè)亞洲布局就算完成了。

下一步當然是進(jìn)入全球領(lǐng)域,進(jìn)入美國、歐洲系統。我希望下一個(gè)目標在兩年到三年之內能夠實(shí)現,從8個(gè)空間拓展到全球12個(gè)空間左右。紐約、倫敦會(huì )是我們的第一個(gè)目標,未來(lái)可能在巴黎、洛杉磯。

我們更大的目標是建立與全球最頂級藝術(shù)家的合作關(guān)系,讓唐人代理和合作藝術(shù)家有一個(gè)新的升級,組織一個(gè)更優(yōu)質(zhì)、更專(zhuān)業(yè)、更好的全球管理團隊。這也會(huì )涉及到唐人整體的運營(yíng)團隊、與藝術(shù)家合作關(guān)系的升級。

開(kāi) 幕 現 場(chǎng)

相關(guān)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