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zhuān)業(yè)當代藝術(shù)資訊平臺
搜索

李振華:關(guān)于今年巴塞爾展會(huì )及其周邊的11個(gè)問(wèn)題

來(lái)源:99藝術(shù)網(wǎng) 作者:王姝 2024-06-17

作為每年最重要的藝術(shù)盛會(huì )之一,巴塞爾藝術(shù)展巴塞爾展會(huì )在吸引全球藝術(shù)領(lǐng)域的目光的同時(shí),也是以年度為單位,考量藝術(shù)生態(tài)、市場(chǎng)現狀的重要指標。在世界范圍內,藝術(shù)博覽會(huì )大家族的成員越加越多,所以我們也總能聽(tīng)到坊間對于不同國家、區域的藝博會(huì )對比式比較的聲音。一個(gè)藝術(shù)博覽會(huì )的重要職能是滿(mǎn)足買(mǎi)賣(mài)雙方的市場(chǎng)需求,除此之外,它還為藝術(shù)的持續發(fā)展提供了營(yíng)養豐富的資糧。

在這個(gè)躺平只是說(shuō)說(shuō),卷王才是底色的時(shí)代,我們看一個(gè)藝術(shù)博覽會(huì )的角度也很卷,以至于銷(xiāo)售數據似乎才是評價(jià)藝博會(huì )的正確打開(kāi)方式,和在場(chǎng)性的價(jià)值體現。交易是藝博會(huì )的重點(diǎn)這一點(diǎn)毋庸置疑,但在冷冰冰的銷(xiāo)售數字背后,還有些重要的支撐在給予良性市場(chǎng)循環(huán)以動(dòng)力。這樣說(shuō)來(lái),也許,我們可以為作為交易場(chǎng)所的藝博會(huì )前面加一個(gè)定語(yǔ)——“藝博會(huì )是一個(gè)有藝術(shù)史聯(lián)系的交易場(chǎng)所?!?/strong>(李振華語(yǔ))

藝博會(huì )是一個(gè)區域藝術(shù)生態(tài)的濃縮式體現,在數天短暫的現象性表現之外,能否勾勒出當下藝術(shù)生態(tài)的面貌?在交易數據背后,我們還可以從哪些角度去看待一個(gè)藝博會(huì )的價(jià)值?帶著(zhù)這些問(wèn)題,我們在今年巴塞爾展會(huì )期間與策展人李振華聊了聊,請他以一位“在場(chǎng)者”的身份,談?wù)勊麑衲暾箷?huì )的觀(guān)察,以及對當地藝術(shù)生態(tài)的思考。

無(wú)人機拍攝的「藝術(shù)無(wú)限」(Unlimited)展覽現場(chǎng)
2024年巴塞爾藝術(shù)展巴塞爾展會(huì )
封面作品:Mario Ceroli,?Progetto per la pace, 1968, Cardi Gallery
圖片拍攝:范歆苒
視頻來(lái)源:youtube

Q&A
Q= 99藝術(shù)
A= 李振華

1

Q:今年的巴塞爾展會(huì )整體上有沒(méi)有呈現什么與往屆不一樣的地方?

A:?強在大文化主線(xiàn)和策展,在「藝術(shù)無(wú)限」(Unlimited)、「跑酷」(Parcours)部分都很明顯??臻g更加規整化,尤其這兩年來(lái)新上任的策展人,都有著(zhù)重要的機構背景。Giovanni Carmine除了策劃藝術(shù)巴塞爾的「藝術(shù)無(wú)限」板塊,還是圣加侖藝術(shù)廳的館長(cháng)。Stefanie Hessler則是美國“瑞士協(xié)會(huì )”(Swiss Institute)的館長(cháng),2024年是她第一次作為「跑酷」項目的負責人。

左:Giovanni Carmine,「藝術(shù)無(wú)限」(Unlimited)展區策展人及圣加侖藝術(shù)廳館長(cháng),圖片由巴塞爾藝術(shù)展提供
右:Stefanie Hessler,「跑酷」(Parcours)展區策展人及美國“瑞士協(xié)會(huì )”(Swiss Institute)館長(cháng),照片由Jingyu Lin為巴塞爾藝術(shù)展拍攝

「藝術(shù)無(wú)限」(Unlimited)現場(chǎng)
攝影:李振華

2

Q:從今年的Unlimited單元,能夠看到哪些歐洲當代藝術(shù)領(lǐng)域的新趨勢?

A:?按照每年巴塞爾「市場(chǎng)報告」中的描述,趨勢也是購買(mǎi)力決定的。**我想再次強調博覽會(huì )不是美術(shù)館,也不是非贏(yíng)利機構,最終決定趨勢的是實(shí)際的購買(mǎi)力。**當然,還有媒介上的需要,屬于這個(gè)時(shí)代的新媒介也一定是需要的。

「藝術(shù)無(wú)限」(Unlimited)現場(chǎng)鹽田千春作品
攝影:李振華

3

Q:給您留下比較深刻印象的畫(huà)廊和作品有哪些?

A:?如果僅看「藝術(shù)無(wú)限」部分,當然這也是畫(huà)廊推薦大型作品的重要場(chǎng)所。在媒介和當代藝術(shù)的線(xiàn)索上,幾乎無(wú)所不包。畫(huà)廊展區方面,我會(huì )固定地探訪(fǎng)那些來(lái)自中國和亞洲的畫(huà)廊朋友們。在「藝術(shù)無(wú)限」,如Christine Sun Kim(克里斯汀·孫·金)的作品「FOMO樂(lè )譜」,旨在討論手語(yǔ)、溝通等問(wèn)題,但也在提示著(zhù)可介入性、平權等現實(shí)困境。如Carsten Nicolai的作品《無(wú)名混凝土之船》(Concrete Ship Without Name),人類(lèi)文明的遺跡,自然共生的現實(shí),以及藝術(shù)家用一貫獨特的音視覺(jué)語(yǔ)言。以及項目首尾兼顧的聯(lián)系,Robert Frank的「美國人」系列攝影作品,Henry Taylor的多媒介裝置「無(wú)題」。來(lái)自亞洲的藝術(shù)家,總需要一些溫情的凝視。周濤、Minjung Kim、Chiharu Shiota、Hiroshi Sugimoto、Wu Tien Chang、Liza Lou、Yayoi Kusama、Dominique Fung、Christine Sun Kim、陸揚等來(lái)自亞洲或亞裔藝術(shù)家在69個(gè)項目中,占據著(zhù)非常大的比例??梢?jiàn)來(lái)自市場(chǎng)和藝術(shù)系統的雙重需要,正在激發(fā)著(zhù)下一個(gè)浪潮。

Christine Sun Kim(克里斯汀·孫·金)的作品「FOMO樂(lè )譜」
圖片來(lái)源:空白空間官網(wǎng)

4

Q:除了老大師作品,今年您有沒(méi)有看到比較有意思的年輕藝術(shù)家的作品?他們在關(guān)注什么?表達什么?

A: 巴塞爾藝博覽會(huì ),會(huì )比較全面地反映出現在市場(chǎng)和藝術(shù)系統的動(dòng)態(tài),尤其當代藝術(shù)領(lǐng)域關(guān)注和討論的現實(shí)問(wèn)題,都會(huì )在藝術(shù)環(huán)境中被接受和轉化。我更關(guān)心文化主體的現狀,以及藝術(shù)博覽會(huì )所構建的新歷史敘述。

巴塞爾博覽會(huì ),不僅僅只有展會(huì ),還有諸多美術(shù)館、機構的共構,如Schaulager、Fondation Beyeler、Museum Tinguely、Kunsthalle和Kunstmuseum Basel、HEK等。還有Basel Social Club這樣社群基礎的新機構等。一切都是交融的,所謂新,也就是隨著(zhù)時(shí)代出現的新人、新話(huà)題和新藝術(shù),這恐怕不是博覽會(huì )的重點(diǎn)。因為交易和收藏的特性,博覽會(huì )和展商之間,必須在認知上達成一定共識,成熟的、已知的、有市場(chǎng)活力的藝術(shù)家,往往是博覽會(huì )的重點(diǎn)。

Schaulager會(huì )為各年齡階段的大學(xué)或學(xué)校團體提供學(xué)習原創(chuàng )作品的機會(huì )。圖片來(lái)源:Schaulager官網(wǎng)

Fondation Beyeler現場(chǎng)
攝影:李振華

Kunstmuseum Basel官網(wǎng)首頁(yè)顯示:巴塞爾展會(huì )期間每天上午9點(diǎn)到下午6點(diǎn),美術(shù)館歡迎觀(guān)眾前來(lái)參觀(guān)

5

Q:中國畫(huà)廊帶來(lái)的作品與歐美畫(huà)廊在面貌、風(fēng)格和內容上有著(zhù)哪些明顯的差異?您如何解讀藝術(shù)作品的本土性?

A:?藝術(shù)是共通的,人性是共通的,差異就是地區和地區間的文化議題間的。個(gè)人化對藝術(shù)的討論永遠是主線(xiàn)。?媒介上,繪畫(huà)、攝影、雕塑、錄像、多媒介,也不存在什么不同。最大的差異應該是價(jià)格上的,這也是我給觀(guān)展者的建議,詢(xún)價(jià)是博覽會(huì )的必須,通過(guò)價(jià)格,也許你會(huì )追問(wèn)其他問(wèn)題,如什么是藝術(shù)生涯?為什么這么貴?什么構成了價(jià)格?

然后,本土的,除了文化趣味,還有購買(mǎi)力問(wèn)題,如現代畫(huà)廊去年的項目,就是韓國藝術(shù)機構最終購買(mǎi)的,這也是文化生態(tài)重要的組成部分。

“買(mǎi)就是創(chuàng )造”

——吳山專(zhuān)和托斯朵蒂爾

這背后除了消費主義的觀(guān)念,還有文化政治的需要,以及藝術(shù)家自身本土系統循環(huán),或更大范圍大循環(huán)的問(wèn)題,值得更多反思。

姚清妹和廖斐在巴塞爾,2024
攝影:李振華

李振華和廖斐在巴塞爾展會(huì ),2024
圖片來(lái)源:李振華

李振華和沒(méi)頂畫(huà)廊展覽總監孫啟棟
在沒(méi)頂畫(huà)廊巴塞爾展會(huì )展位
圖片來(lái)源:李振華

6

Q:您如何看待一個(gè)國際化的藝術(shù)展會(huì )概念?國際化在今天代表著(zhù)什么?以巴塞爾藝術(shù)展巴塞爾展會(huì )為代表,您覺(jué)得歐美的藝術(shù)博覽會(huì )有著(zhù)哪些與亞洲和中國的藝博會(huì )所不一樣的地方?

A:新興的藝術(shù)市場(chǎng)和超過(guò)50年的有組織的市場(chǎng),差別不言而喻。我在為香港巴塞爾藝博會(huì )工作的這10年,也是學(xué)習機構構建的過(guò)程。我更愿意用技術(shù)方法去理解一件事,如我之前一次講座所說(shuō):“藝術(shù)史會(huì )被技術(shù)史取代?!碑斎?,這是一種極端的說(shuō)法,但可以被解釋和理解的,就需要被理解和解釋。而不能被理解和解釋的,恰是一些務(wù)虛的東西?;氐桨腿麪柌┯[會(huì ),這是一個(gè)很務(wù)實(shí)的機構,從其發(fā)起以來(lái),就代表著(zhù)畫(huà)廊的需要,代表著(zhù)藝術(shù)家的需求,到今天也許會(huì )有些資本的馬甲,以及裹挾著(zhù)各種議題的綜合表象,但究其核心,都是為藝術(shù)家和畫(huà)廊提供務(wù)實(shí)的服務(wù)。

2024年巴塞爾藝術(shù)展巴塞爾展會(huì )現場(chǎng)
圖片來(lái)源:巴塞爾藝術(shù)展

7

Q:今年巴塞爾展會(huì )期間,巴塞爾地區范圍里有哪些比較有意思的展覽和藝術(shù)項目?

A:?米卡·羅滕伯格 (Mika Rottenberg) 在Museum Tinguely的展覽,與Tinguely收藏的并置,值得思考,機器繪畫(huà)自60年代到現在,這種技術(shù)手段和人性之間的張力,即幽默,又殘酷。

Fondation Beyeler成立25周年展覽「與惡魔跳舞」,也可以被看作新的藝術(shù)家策展,以及科技薩滿(mǎn)的新方向,在Renzo Piano的建筑內外,構成有機的、無(wú)形的、有精神聯(lián)系的時(shí)空。

LISTE青年畫(huà)廊博覽會(huì ),有很多青年藝術(shù)家的項目,有很多奇思妙想,價(jià)格也比較親民,如果你剛剛開(kāi)始收藏,不妨去走一走。

我在第四個(gè)問(wèn)題回應的機構,都有非常優(yōu)秀的項目。

米卡·羅滕伯格 (Mika Rottenberg)
NoNoseKnows
2015 (Filmstill),Single-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sound, color; 21:58 min. ? Mika Rottenberg,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Fondation Beyeler展覽現場(chǎng)
攝影:李振華

8

Q:在您看來(lái),歐洲的當代藝術(shù)是否受到經(jīng)濟下行的影響?當地政府和民間力量在支持當代藝術(shù)生態(tài)發(fā)展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A:?博覽會(huì )完全沒(méi)受到影響,開(kāi)幕的火爆,交易的熱烈,都回應著(zhù)經(jīng)濟兩極化的現象。

地方政府和民間商業(yè)機構拿出了該有的誠意,如酒店價(jià)格相較于之前,就便宜了很多。

還有在議題上更加環(huán)保和生態(tài)的傾向,在Basel Social Club的模式中,也有所體現。

陳秋林
吃豆腐 CHI DOU FU (Eating Tofu)
特定場(chǎng)域裝置現場(chǎng), 2024, 攝影:Ben LoschniggChen Qiulin, 吃豆腐 CHI DOU FU (Eating Tofu), Site-specific installation view, 2024, Photograph by Ben Loschnigg,圖片來(lái)源:千高原藝術(shù)空間

李振華、劉杰、陳秋林(左至右)
在Basel Social Club現場(chǎng)
圖片來(lái)源:李振華

藝術(shù)家陳秋林在Basel Social Club創(chuàng )作現場(chǎng)
攝影:李振華

9

Q:您曾經(jīng)指出“歐洲即使是很小的地區,它的基體建設,細微到毛細血管的系統,都是非常完善的。包括收藏也很系統?!蹦X(jué)得這種完善的系統的建立除了時(shí)間的積累,還主要得益于什么?

A:?得益于對藝術(shù)的尊重和理解。藝術(shù)家的身份不高,如工人和手工業(yè)者。藝術(shù)家身份不低,如教師和知識分子。作品往往不貴,這都會(huì )對應個(gè)人收入的水平線(xiàn),才有公眾的支持。一切都是長(cháng)期積累的結果,你所見(jiàn)今天的繁榮,也不過(guò)50多年的努力,關(guān)鍵是對藝術(shù)熱愛(ài)的恒常和信念。

2024年巴塞爾藝術(shù)展巴塞爾展會(huì )現場(chǎng)
圖片來(lái)源:巴塞爾藝術(shù)展

10

Q:就您的觀(guān)察,在歐洲的藝術(shù)生態(tài)中,專(zhuān)業(yè)的藝術(shù)媒體和藝術(shù)批評起到了什么樣的作用?信息科技的發(fā)展有沒(méi)有對他們帶來(lái)什么影響?

A:?媒體領(lǐng)域有幾次大的變化,一次是知識分子的退場(chǎng),?即文字缺乏反思和批判,只為了傳遞信息。而the Guardian還有齊澤克的專(zhuān)欄,也實(shí)屬罕見(jiàn)了。一次是紙媒的退場(chǎng),?即傳播媒介和發(fā)行變了,閱讀群體和閱讀習慣變了。到今天,在重構社群的理念下,信息再次形成投喂和接受的固化關(guān)系,如“信息繭房”、“運算宣傳”等情況,都在影響著(zhù)今天的藝術(shù)生態(tài)。

即時(shí)生效與閱后即焚,大概就是現在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的現實(shí)吧。

11

Q:在歐洲,影像藝術(shù)的創(chuàng )作生態(tài)和收藏環(huán)境如何?

A:?很扎實(shí)的非營(yíng)利性機構、藝術(shù)節、獎項、研究、畫(huà)廊,應有盡有。瑞士的溫特圖爾,就有全球最著(zhù)名的攝影研究機構、基金會(huì )和美術(shù)館。還有電影節和新媒體、數字藝術(shù)節等等。整體歐洲的文化是流動(dòng)和開(kāi)放的,在這個(gè)地區的藝術(shù)家,會(huì )自然的被納入到系統中。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很順利的獲得成功,如很多其他行業(yè)一樣,真正在頂端的藝術(shù)工作者都有著(zhù)巨大的付出,和卓絕的心智。

瑞士攝影基金會(huì )正在進(jìn)行中的展覽
圖片來(lái)源:瑞士攝影基金會(huì )官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