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zhuān)業(yè)當代藝術(shù)資訊平臺
搜索

溫驤:中國畫(huà)的精神性與畫(huà)家的理想

來(lái)源:99藝術(shù)網(wǎng) 作者:王姝 2024-06-26

“我的生命歷程,是跟藝術(shù)融合在一起的?!?/p>

——溫驤

6月21日,藝術(shù)家溫驤展覽于國家大劇院藝術(shù)館(西廳)開(kāi)幕。此次展覽以“墨語(yǔ) 漆言 心畫(huà)”為題,共同構成了溫驤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與思想的核心——“墨語(yǔ)漆言皆心畫(huà),心畫(huà)蘊詩(shī)情,平淡得天真?!保ú哒谷艘彷?語(yǔ))。

此次展覽共展出作品70余幅,將溫驤數十年來(lái)的藝術(shù)實(shí)踐及成果梳理出來(lái)兩條脈絡(luò ):水墨畫(huà)與漆畫(huà)。不同的材料、風(fēng)格、內涵賦予畫(huà)面以獨特的面貌與情感,在每件作品中均可盡覽一片天地;同時(shí),作品之間又有著(zhù)相互承接、互文和流動(dòng)的關(guān)系,共同凝聚了一個(gè)氣象萬(wàn)千、氣韻生動(dòng)、古韻今風(fēng)的空間氣場(chǎng)。

在兩條主線(xiàn)之外,展廳中的幾處“畫(huà)外之音”也很有看點(diǎn),其中包括溫驤在故宮博物院歷代藝術(shù)館、繪畫(huà)館的5年時(shí)間中的一些摹古作品、日本研修期間的作品和文獻資料,以及頗具特色的一些花鳥(niǎo)作品。這些作品被穿插排布在大展廳的幾處獨立空間中,增加了展線(xiàn)的節奏感,同時(shí),也幫助觀(guān)眾從橫向、縱向的多維角度觀(guān)看、理解溫驤的藝術(shù)脈絡(luò )。

“墨語(yǔ) 漆言 心畫(huà)——溫驤的藝術(shù)世界”
展覽空鏡
攝影:甘源

氣韻、心源與詩(shī)意

溫驤1953年出生于北京,自幼受書(shū)香家庭影響,尤其是在母親的教導下學(xué)習中國傳統文化,有著(zhù)深厚的詩(shī)詞、古文與繪畫(huà)修養,這也為他之后的藝術(shù)生涯夯實(shí)了基礎。

1978年,溫驤開(kāi)始拜師系統學(xué)習文學(xué)、繪畫(huà)和書(shū)法藝術(shù)。1981年,28歲的溫驤在故宮博物院歷代藝術(shù)館、繪畫(huà)館,臨摹歷代工藝造型、紋樣裝飾、繪畫(huà),得到錢(qián)容之、徐邦達、啟功等先生指導,深入學(xué)習歷代工藝史。這5年的時(shí)間,進(jìn)一步讓溫驤的傳統技藝得以提升。

溫驤
紙本水墨,故宮臨摹黃公望李流芳庚申,68 × 34 cm,1980年

與此同時(shí),80年代,溫驤隨亞明、何海霞等享譽(yù)新中國山水畫(huà)史的畫(huà)家學(xué)畫(huà)并赴多地寫(xiě)生。搜盡奇峰,潛心習畫(huà)。這個(gè)階段的溫驤全身心投入到傳統繪畫(huà)和新中國新山水畫(huà)相融合這一課題中,在外師造化的同時(shí),超越形式語(yǔ)言,探索畫(huà)面氣韻與精神的飽滿(mǎn)契合。在青年階段研習中國畫(huà)的同時(shí),1991年,溫驤受全國青聯(lián)派遣赴日本研修,結識了平山郁夫、加山又造等日本著(zhù)名畫(huà)家,接觸到了日本繪畫(huà)。

溫驤
寫(xiě)生于四川省廣安市鄰水縣袁市鎮
紙本水墨,50 × 134 cm,1982年

青年時(shí)代孜孜不倦的求學(xué)歷程,使溫驤擁有了博眾家之長(cháng),融中外精華的創(chuàng )作基礎,在數十年的創(chuàng )作和思考中,他結合實(shí)踐,提煉了獨具個(gè)人特色的藝術(shù)思想,并付諸于他的畫(huà)面。

溫驤工作照

氣韻

南齊謝赫在《畫(huà)品》中提出“六法”雖已過(guò)千年,但萬(wàn)古不移,成為中國古代美術(shù)理論最具穩定性、最有涵括力的原則之一?!皻忭崱钡谋憩F力在溫驤的創(chuàng )作中生發(fā)出獨特的個(gè)人屬性。

溫驤曾說(shuō):“‘氣韻’是中國畫(huà)的首要問(wèn)題,只有高貴靈魂的再現,才能做到氣韻生動(dòng)?!畾忭崱褪撬究請D說(shuō)的‘不著(zhù)一字,盡得風(fēng)流’;就是嚴羽說(shuō)的‘如水中之月,鏡中之象,言有盡而意無(wú)窮’?!笨梢?jiàn)他對“氣韻”的理解超越了定法的范疇,更像是進(jìn)入高度提煉的精神層面的悟道。

溫驤
湖光山色
紙本設色,122 × 62 cm,2020年

這種悟道,在溫驤的畫(huà)中,既來(lái)自于大山大河的氣勢磅礴,也來(lái)自于一花一木中的禪意,同時(shí),又與他的精神氣質(zhì)、風(fēng)致韻度相融合,顯示出了豐滿(mǎn)的生命力和感染力。溫驤的山水畫(huà),一方面著(zhù)眼觀(guān)察,細致寫(xiě)生,將無(wú)限風(fēng)景騰挪于有限的方寸之間,氣象萬(wàn)千;另一方面,他又能跳出機械的寫(xiě)生模仿,描繪出大自然的精微玄妙。一塊巖石的肌理、一棵樹(shù)干的紋路、一方土壤的質(zhì)地,一片云的形態(tài)……溫驤的山水畫(huà)不僅歸納了山川大河的結構,更善于從細密之處發(fā)現自然的奧秘,點(diǎn)畫(huà)皴擦之間,將采集到的大自然之氣放入心胸,在繪畫(huà)中盡情釋放。所以,氣韻,之于溫驤是客觀(guān)與主觀(guān)、物質(zhì)與性情的高度統一。

溫驤
江山無(wú)盡意,幽谷樂(lè )安居
紙本設色,193 × 503 cm,2022年

心源

五代張璪提出“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強調中國繪畫(huà)精髓始于造化,落于心源,這也是貫穿溫驤藝術(shù)生涯的重要理念。

溫驤說(shuō):“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心源最重要,而不是技巧?!痹谒乃囆g(shù)實(shí)踐中,“心源”與“氣韻”是一組不能割裂的關(guān)系。因為“繪畫(huà)用的是筆墨,但描繪的物象應該是心里幻化的物象,而不是眼前的一山一石一樹(shù)一木?!?/p>

溫驤
山岳聽(tīng)濤圖
紙本設色,248 × 1032 cm, 2015年

所謂“心源”在溫驤的作品中,不僅是師造化,也是宇宙觀(guān)的體現。早年,溫驤在東北多年的勞動(dòng)生活,以及無(wú)數次游歷于黃山、富春江等地,深刻體察過(guò)陰晴雨露豐富的變化,對大自然的理解漸漸超越了表面的形態(tài),觸及了更深層次的內在聯(lián)系,在與自然的同頻共振式的交流與融合中,他的精神之道與自然之道交匯流露于畫(huà)面之上。然而,從他的作品中,我們看到的卻又不是玄而又玄的晦澀,或是精心設計的視覺(jué)表現,而是自然的本然流露,用溫驤自己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這種“心源”其實(shí)“就是我最真切的現實(shí)感知?!?/p>

詩(shī)意

無(wú)論是山水畫(huà)還是漆畫(huà),溫驤的作品有著(zhù)一條延綿的線(xiàn)索——詩(shī)意。

主題、風(fēng)格、意境的構想,經(jīng)由詩(shī)意化的表達而呈現,這是中國繪畫(huà)美學(xué)精神的重要體現,也是考驗畫(huà)者除技巧外的綜合文化造詣水平的標準。

以詩(shī)意入畫(huà),以書(shū)法線(xiàn)條入畫(huà),對于有著(zhù)深厚傳統文化積淀的溫驤來(lái)說(shuō),似乎得心應手。這一點(diǎn)在他的漆畫(huà)作品中尤為凸顯。天地山川常以概括、抽象的形態(tài)出現,所描摹的對象已經(jīng)超越了客觀(guān)世界,進(jìn)入到或蒼茫渾厚、或荒寒蕭索、或清幽深遠的詩(shī)意世界中。這些風(fēng)景,不是哲學(xué)中的空間與時(shí)間概念,也非現實(shí)中的景觀(guān)物象,而是具有象征意義的詩(shī)意符號。

溫驤
古人詩(shī)意圖
紙本水墨,144 × 367 cm,2015年

溫驤
塵埃
木板漆畫(huà),40 × 60 cm,2023年

墨語(yǔ)漆言皆心畫(huà)

回到此次展覽,從展出的作品中,我們不僅可以看到溫驤的兩條作品脈絡(luò ):水墨畫(huà)和寫(xiě)意漆畫(huà),由此也能梳理出他的兩條創(chuàng )作線(xiàn)索,即傳統與當代。

墨語(yǔ)新風(fēng)

八十年代,西方現代藝術(shù)思想推動(dòng)中國當代藝術(shù)思潮的興起,彼時(shí)的溫驤并沒(méi)有像他身邊的藝術(shù)家那樣進(jìn)入到某個(gè)當代藝術(shù)流派中。實(shí)際上,溫驤對他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這個(gè)時(shí)代的痛感并非沒(méi)有體察和反思,他的切身經(jīng)歷和他對藝術(shù)的認知,足以讓他在中國當代藝術(shù)肇始階段創(chuàng )作出或批判或反思的具有現實(shí)感和悲劇感的作品,但是他主動(dòng)走向了另一條路——“我沒(méi)有急于加入當時(shí)的風(fēng)潮,這是在大時(shí)代背景下催生的,他們有他們的時(shí)代意義,而我也有我的追求。一個(gè)是從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對民族文化還是有責任感的,斷代了需要有人去學(xué)習、繼承……當時(shí)的審美跌入谷底,有學(xué)不盡的東西在等著(zhù)我,很多歷史上出現過(guò)的美學(xué)現象都值得研究,越深入就讓我對當時(shí)種種社會(huì )現象有清晰的認識?!睖伢J說(shuō)。

繼承是為了更好地創(chuàng )造。

溫驤在日本及剛回國階段的繪畫(huà),將日本繪畫(huà)中追求強烈的筆墨和色彩表現與中國傳統水墨精神相結合。創(chuàng )作于90年代初的《新野初雪》、《月夜下的冰河》、《雪山富士》等作品,在形式語(yǔ)言上已與中國傳統繪畫(huà)拉開(kāi)距離,隨色彩、筆觸、構圖的變化,畫(huà)面所傳遞的意境從延綿千年的古意中跳脫,進(jìn)入到當代的美學(xué)范疇中。從這一階段的作品中,亦可看到溫驤對中國傳統山水畫(huà)的革新能力。他打破了中國傳統繪畫(huà)的構圖制式,用放大局部的方法加強視覺(jué)上的沖擊;水性材料的濃淡干濕在他的筆下轉化為了類(lèi)似油畫(huà)顏料的肌理感,在保留中國透視規則的同時(shí),給畫(huà)面帶來(lái)了質(zhì)感上的起伏。

溫驤
新野初雪
紙板、日本彩,27 × 24 cm,1991年

溫驤

紙板、日本彩,45 × 38 cm,1991年

溫驤
伊豆月夜
紙本設色,89 × 87 cm,1992年

回國后創(chuàng )作的《北大荒印象》、《靜靜的山林》、《醉態(tài)且把黃山寫(xiě),丹青施罷酒意濃》亦可看到溫驤突破傳統、追求新意的實(shí)驗精神。

溫驤
北大荒印象
紙本水墨,93 × 88 cm,1993年

溫驤
靜靜的山林
紙本水墨,94 × 88 cm,1994年(第八屆全國美展優(yōu)秀作品)

在溫驤的藝術(shù)生涯中,如何將傳統繪畫(huà)和新中國新山水畫(huà)相融合,并開(kāi)辟出新境界是他一直以來(lái)的重要的課題。為此,他也從未停止過(guò)思考與實(shí)踐,這一點(diǎn)也集中體現在他始于1999年并延續至今的“寫(xiě)意漆畫(huà)”作品中。

漆墨山水的當代性表達

1999至2001年,溫驤用大漆創(chuàng )作了40余幅山水畫(huà)作,這批作品可以視作他繪畫(huà)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新突破。

這些作品在風(fēng)格上與他在日本期間的作品有著(zhù)緊密的承接關(guān)系。作品中,雖然并沒(méi)有脫離觀(guān)看與體悟自然之道的中國傳統視角,但在形式和表現力上,跳脫出了古老的美學(xué)框架,自成一體。最為突出的特點(diǎn)在于形的高度概括化與抽象化。他不再拘泥于對現實(shí)山水的真實(shí)摹寫(xiě),而是傾注于在虛與實(shí)、具象與抽象、放逸不羈的整體與精細描畫(huà)的局部間尋找一種視覺(jué)上的平衡,以精準傳遞他對于在當代語(yǔ)境中讓山水繪畫(huà)具有時(shí)代精神的理想。

溫驤
暮色
木板漆畫(huà),40 × 50 cm,1999年

溫驤
云山新雨后樹(shù)草兩依
木板漆畫(huà),50 × 60 cm,2000年

溫驤
河西走廊
木板漆畫(huà),90 × 90 cm,1999年

近兩年,溫驤開(kāi)啟了他漆畫(huà)作品的第二個(gè)階段。這一階段的作品,依據的依然是他行遍大江南北眼中、心中所擷取的山水景觀(guān),只不過(guò),這一階段的作品較20多年前,更加提煉了精神純度,他有意營(yíng)造一片心靈天地,以供自己和觀(guān)眾暢游其中。在一幅幅朦朧而虛無(wú)的幻境中,在茫茫蒼涼的天地間,時(shí)間成為永恒。

溫驤
冰雨山鄉
木板漆畫(huà),40 × 40 cm,2024年

溫驤
春山河谷有漁人
木板漆畫(huà),40 × 60 cm,2023年

溫驤
夕陽(yáng)下的九華佛光
木板漆畫(huà),60 × 80 cm,2001-2024年

于此同時(shí),近年來(lái),溫驤也并未停止水墨山水畫(huà)的創(chuàng )作。相較其早期和新世紀之后的作品,近幾年的水墨山水畫(huà),在表現力上更加放松自由;在風(fēng)格上更加平淡天真。結合溫驤的漆畫(huà)作品,不由得讓我們想到有關(guān)繪畫(huà)的一個(gè)永恒話(huà)題——什么是畫(huà)家的理想。溫驤在他的創(chuàng )作中,并不著(zhù)力于賦予畫(huà)面以現實(shí)意義,而是努力將藝術(shù)家的人格、修養、經(jīng)歷、思考轉化為畫(huà)面的內容,并重新建立起人與自然的鏈接,在日復一日的光陰中,在一片山一片水一棵樹(shù)一輪月中串聯(lián)起有關(guān)現實(shí)又超越現實(shí)自然的精神所指。

溫驤
臥游圖—甘棠采風(fēng)之四
紙本設色,124 × 248 cm,2023年

溫驤
臥游圖—甘棠采風(fēng)之一
紙本水墨,124 × 248 cm,2023年

展覽空鏡

相關(guān)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