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zhuān)業(yè)當代藝術(shù)資訊平臺
搜索

次第花開(kāi)——十年,赤列德慶和他的“藝術(shù)修行”

來(lái)源:99藝術(shù)網(wǎng)專(zhuān)稿 2024-06-26

“次第花開(kāi)—— 赤列德慶十年回顧展”在798藝棧畫(huà)廊(ICI LABAS)拉開(kāi)帷幕

有些人的成長(cháng),是按部就班的考學(xué)工作生娃加薪;有些人的成長(cháng),必須要經(jīng)歷跌宕起伏甚至苦痛反復后方得蛻變。成長(cháng)是一種自我認知方式,而在這條路上,赤列德慶手持畫(huà)筆,在尋找自我、否定自我、認知自我和放下自我、直面無(wú)我的脈絡(luò )中,由繪畫(huà)發(fā)端,與創(chuàng )作為伴,在藝術(shù)的引領(lǐng)中虔誠修行,終于抵達內心的平靜。 

開(kāi)幕式上,展覽策展人王穎盈(左)對話(huà)藝術(shù)家赤列德慶(右)

2024年6月22日,“次第花開(kāi)—— 赤列德慶十年回顧展”在798藝棧畫(huà)廊(ICI LABAS)拉開(kāi)帷幕。夏至剛過(guò),展覽就如同一枚盛夏的果實(shí),為空間帶來(lái)了亮麗豐沛的煥新。然而,果實(shí)的成長(cháng)并非一夜之間,它飽滿(mǎn)、濃郁、著(zhù)實(shí)而豐碩的呈現離不開(kāi)時(shí)間的磨礪——“次第花開(kāi)”正是通過(guò)對赤列德慶過(guò)去十年間創(chuàng )作的《云》《相》《自畫(huà)像》《肖像》《非我像》《寺院》《村莊》《山水》《無(wú)題》《非山非水》等十個(gè)系列代表作的呈現,記錄了一朵花開(kāi)的歷程。

展廳現場(chǎng)

正如本次展覽策展人王穎盈所言:“從2014到2024,赤列德慶在這十年間創(chuàng )作的不同系列有著(zhù)非常緊密的內在聯(lián)系,就像花朵次第開(kāi)放一樣,他在一層層、不斷遞進(jìn)的綻放,所以我將此次展覽命名為——次第花開(kāi),以期呈現藝術(shù)家在這十年中不斷創(chuàng )作和自我迭代的內在發(fā)展脈絡(luò )。”

展廳現場(chǎng)

赤列德慶的花開(kāi),是純天然的。他的作品不受外界風(fēng)格、市場(chǎng)流行所導向,而是以一種參悟的修行感去面對天地與自我,將繪畫(huà)作為自身的一部分——揉進(jìn)骨子里,共同經(jīng)歷和成長(cháng)。因此他的作品始終充滿(mǎn)了自驅的生命力,也始終貫穿著(zhù)純粹的張力。

這就不難理解,為何我們在其不同時(shí)期的各個(gè)系列里,看到藝術(shù)家對于《自畫(huà)像》與《非我像》,對于《山水》與《非山非水》的反復思量,以及赤列德慶從具象到抽象演變的創(chuàng )作使然。

《云》系列作品

從果實(shí)看花開(kāi),在這場(chǎng)倒敘中,我們看到的是一位藝術(shù)家完完整整的自我修煉與成長(cháng)歷程。創(chuàng )作于2014年的《云》系列始于赤列德慶在西藏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系在讀期間,也是他從學(xué)院派寫(xiě)實(shí)油畫(huà)轉向個(gè)人風(fēng)格的第一個(gè)創(chuàng )作系列。在這一系列中,我們沒(méi)有看到傳統的佛教題材,而是藝術(shù)家以自身形象來(lái)塑造畫(huà)面中的人物。此時(shí)的創(chuàng )作更多是具象化的文化符號和自我表達,畫(huà)中形象有的睜著(zhù)雙眼,有的閉目若有所思,有的作吶喊狀。

云 No.4 油畫(huà) 2014年 100x135厘米

 云 No.7 油畫(huà) 2014年 100x135厘米

“這是當時(shí)的一種心境外化,”赤列德慶在采訪(fǎng)時(shí)表示,“從本科到研究生,我接觸了西方油畫(huà),畫(huà)面從平面到立體透視,帶給我很多好奇和創(chuàng )作沖動(dòng)。但再之后,我又覺(jué)得它和我的文化基因與成長(cháng)土壤有所沖突,走別人的路是走不下去的,所以就開(kāi)始考慮從寫(xiě)實(shí)油畫(huà)去回到原點(diǎn),但我又不能回到唐卡本身,這樣的探索一度是困惑和沮喪的,所以有了《云》系列。”

相 No.13 油畫(huà) 2023年 90x135厘米

 自畫(huà)像 No.3 油畫(huà) 2017年 100x100厘米

 非我像No.2 丙烯 2023年 100x100厘米

在這之后,赤列德慶又創(chuàng )作了一系列與成長(cháng)環(huán)境相關(guān)的《村莊》和《寺院》系列,并同時(shí)繼續關(guān)注人物形象的描繪,畫(huà)風(fēng)也逐漸從具象走向抽象。從2017年創(chuàng )作的《自畫(huà)像》到2023年開(kāi)始的《非我像》系列記錄了藝術(shù)家對于傳統藝術(shù)規程的脫離和重新思考。在這一過(guò)程中,赤列德慶逐漸突破了“像”的理念,人物形象變成用彩色線(xiàn)條搭建的更簡(jiǎn)單的、近似于冷抽象的形式,在色塊的處理上也由原來(lái)具有清晰光滑的界限的色塊,變?yōu)榱诉吔缒:纳珗F,以一種全新的方式回歸扁平性。

《非我像》系列

在西藏傳統繪畫(huà)中,佛像繪制的每個(gè)細節及比例、構圖都要嚴格符合《造像度量經(jīng)》的規定。赤列德慶大膽打破傳統范式,創(chuàng )作出反映他獨特視覺(jué)表達的當代肖像——《非我像》系列, 從更深層面上思考佛教中的“放下自我”,從而探索“相”背后更深層次的本性。

藝術(shù)家從《造像度量經(jīng)》中找到了新的突破方式,創(chuàng )作出《非我像》系列

“《造像度量經(jīng)》一開(kāi)始是為了輔助畫(huà)家把形象畫(huà)得更標準,但我認為《度量經(jīng)》本身就承載了獨特的文化信息。”從學(xué)習和掌握標準,再到突破標準的創(chuàng )新,從‘照搬’到‘引入’,赤列德慶并不是為了突破而突破,正如他所言:“在這一過(guò)程中,我更多的是找尋自我和內心,當你忘卻和放下所有,方得無(wú)我,而無(wú)我和找我也是藏傳佛教中的一種領(lǐng)悟。因此,繪畫(huà)之于我,也是一種修行和自我提煉的過(guò)程。”

展廳現場(chǎng)

這樣的前行,似乎也頗有些“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還是山”的味道。在《村莊》和《山水》系列中,赤列德慶大膽運用不同色塊的組合,將自己的情感賦予這片熱土。寺院、圍墻在他的筆下不再筆直而棱角分明,這反而給人親切和靈動(dòng)、活潑的自在感,山川流水像剪紙拼貼一樣起伏、重疊,當圖式從具象的窠臼中解放出來(lái),精神性不斷涌現,正所謂“不以心為形役”,我們看到赤列德慶筆下純粹而不加修飾的色塊,用他熾熱虔誠的方式描繪著(zhù)一片熱忱。

 村莊No.23 油畫(huà) 2021年 80x60厘米

 寺院 No.2 油畫(huà) 2018年  70x95厘米

 山水 No.3 油畫(huà) 2022年 90x70厘米 

山水 No.6 油畫(huà) 2022年 61x46厘米 

這片熱忱,也帶來(lái)了一種執著(zhù)的內驅力。雖然從小對唐卡耳濡目染,但赤列德慶并沒(méi)有進(jìn)入唐卡工作室作一名專(zhuān)業(yè)畫(huà)師,他希望把西藏的另外一種面貌呈現出來(lái),豐富西藏藝術(shù)的可能性。 因此,我們看到這樣一個(gè)赤列德慶:他身上散發(fā)著(zhù)濃郁的藏地氣息,既有著(zhù)喜馬拉雅的文化基因,又不斷建構著(zhù)當代語(yǔ)境下獨立系統的自我語(yǔ)言體系。他始終遵循內心的指引,不斷聚焦繪畫(huà)本體,最終呈現出既本土、又國際的創(chuàng )作風(fēng)貌。

展廳現場(chǎng)

繪畫(huà)之于赤列德慶,不是他在創(chuàng )作作品,而是藝術(shù)家本人和繪畫(huà)的一場(chǎng)共同成長(cháng)。“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是繪畫(huà)引領(lǐng)著(zhù)我,而我,只是把自己投射到它身上而已。”

正如“讓多”,赤列德慶筆名的藏語(yǔ)音譯,其含義為“原色、本色”。這也成為藝術(shù)家個(gè)人和其作品的一抹寫(xiě)照——樸實(shí)、真誠,像原色一樣干凈而熾烈,純粹而飽滿(mǎn)。讓我們共同關(guān)注這朵藏地之花,期待他的藝術(shù)張力和更多可能性。

據悉,本次展覽將持續到7月7日 。(文/良月)

展覽空間外景

相關(guān)新聞